• 碰瓷儿

    宽阔的公路围成了一个圈。一辆车,一个老人。

    老人仰躺在车前,哼唧哼唧的,面色痛苦。

    司机着急,对着众人,对着老人不断地重复着:“我没撞到你呀老大爷!我没撞到他呀!......”

    一个穿短袖的说:“没撞到老人家,怎么会摔倒?”

    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反驳,“你们没看到吗?车根

  • 据林强的望远镜报道:昨晚,村主任林坚在办公室与会计大吵一通,会计拂袖而去。林坚死死地盯着一张银行卡直到天亮,办公室也烟雾缭绕了一晚。

    村委会围满了人。

    二狗义愤填膺,狗日的林坚,你倾吞我们的填海款!我挖你的祖坟!

    三叔公的拐杖指着林坚的心脏,你是喝我们苦井的水长大的。良心不要被狗啃了!{

  • 谈判

    陈强长得魁梧。他的口头禅是:有事你说话,咱哥们谁跟谁。就冲这一句,这哥们我是交定了。平日里,我总会约上他以及另外两个相交淡如水的兄弟喝茶吹牛、推杯把盏。

    某日,我物色了一间服装店面。正欲装修,对面的竞争对手杀将过来,命我不得在他的地盘开同样的店,大有“有我没你,有你没我”之势。

  • 临近正午,几近无风。天空,湛若蓝缎。些许白云,如散文般,零零星星地散落于各角,优哉游哉的。

    太阳,以其独有的霸道,残忍地炙烤着大地,烘烤着江阴这块弹丸之地,极欲蒸干方休。仲夏,已提早光临了。这燥热,也撩拨着一颗颗原本不安的心。

    但,燥热怎盛于我那颗对教学的拳拳之心,它延缓不了前往学校的两轮。

  • 聊天

    我仰靠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划着连连看。斜眼,母亲攀着扶手,一步一顿走上来。她佝偻着身子,走到我对面的沙发边,双手按住沙发扶手,慢慢地坐下去,长长地吁了口气。

    “咱村儿的兰花跟别的男人那个了。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搞这事,唉……”

    “哈”,我划着手机。

    “早上,我捡鸡蛋的时候又闪了

  • 大侠

    也许是叫施援义的缘故吧,打小,施援义的心中便被植入了一个美丽的梦:大侠。

    施援义大我一岁。在同龄中,他长得出奇的高,特别的壮实,力气也大。小时候,我与他形影不离。我们一起捏过泥巴,一起拍过香烟纸壳,一起光着脚丫,推着一个铁环在满村的泥路上疯跑。我喜欢和他在一起,因为他“仗义”,经常拿好

  • “巧手”的画

    中心校为了检验素质教育的成果,决定本周四在中心校礼堂举行现场绘画大赛,每所小学选派一名学生参赛。届时,请相关家长和部分老师现场观画。

    通知下达,办公室里的老师又一次轻松地打开话匣:

    “这下好了,小燕又能为咱学校争光了!”

    “小燕这孩子,可真好!不仅学习好,还有一双巧手,

  • 终南山,以其千峰叠翠、洞天别致名扬于世,又因其静雅,便成了众多归隐之士理想的桃花源,再加上道教、佛教的盛行,更让它加添了几分的仙风之气、慈悲之性。

    然而,这一切于我皆不屑。什么化生万物,什么普度众生,不过是欺世罢了。至于那些隐士,更是让我痛心。这些人口中说的什么天人合一、感悟生命,无非是假借归隐

  •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