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 乡

    故乡,在故乡人的眼里,那是永恒不变的美丽。走过千山万水,最美丽的地方,依然是心中的故乡。

    故乡的美,是美在“情”中。故乡人在幼小的心灵里,就开始滋生漫长故乡的情。故乡的情,就在于故乡人的心灵,情感,话语和风情。人活在人间,最慰帖心灵的人间在乡下。

    乡下人有悲欢离合之事时,会像风

  • 登上喜鹊梁

    喜鹊梁,一处绝佳的旅游境地。位距宣化城区北一百余华里,地属崇礼区边界。宽阔的公路直达梁巅。

    当双脚踏定梁脊草垫时,跳入眼帘的是一幅那样逼人惊艳的画卷。让人直觉,犹如身坠仙境神界。

    满梁弥漫着像似天宫里那清柔似水的清新气息。芳草地上四溢的草香沁人心脾,心旷神怡的心景油然而生。{

  • 老屋,究竟是我心中一份重重的情感。虽知早已无人居住,可回到故乡后,还是想好好看上老屋一眼。

    眼前的老屋,早已没有了曾经的喧闹,没有了曾经的光彩,那庄严的雅气尽退不存。破损的门窗上堆积着飞落的陈年灰土。老屋在寂寞孤独中显现着破落与衰败

    我推开了老屋的门。这是一扇厚重的历史之门。从门开起的“吱-

  • 学生邀我旧地重游,我欣然随从。

    旧地,是我们曾经工作,学习,生活过的地方。一处矿山家属住区。住区的房屋在被称之为北夭地、南夭地、西二区的山梁上,梯田般地从底部一直向上蔓延。房前屋后都是天然的树木和美丽的山花野草。房处林荫间,人在花丛中,一 切尽在自然中,那是人间仙镜。

    早春,朝阳的北夭地已是

  • 儿与娘已分别几十年,不知娘在天堂的生活可好?按理说娘的生活应该好。

    在我们这边,当人们的生活提高到一定的水准时,人们便说:我们这是过的“天堂”生活啊!

    娘你看,我们的生活才赶上娘的天堂生活,所以娘的生活儿是很放心的。只是怀念娘的心情不减当年儿与娘那寸断肝肠的永别时。几十年来,儿虽不能与娘当面

  • 小草,一棵早春里的小草。一棵不惧严寒的小草。长出来了。

    初春乍到的北方,乍暖还寒。

    我裹了厚厚的毛衣,散步在郊外的田野。在灰茫茫的沃土上,突然发现了一棵,此时根本就不可能该有的小草。

    小草长在一个马蹄烙印凹坑里,有一棵小石子的边上。小草长出了几厘米高。小草的干,只是一个绣花小针般粗细。小

  • 几十年来,我一直在心里默默怀念着东北大姐。

    如今,东北大姐应该是赋闲的老奶了,但东北大姐当年给予我的帮助和东北大姐那音容笑貌在我的脑际却一刻也没有退去。

    我是在那个购物吃饭全凭票的年月里,出差于沈阳的。

    在火车站,一位老翁手从左肩上挂着的军挎底部伸出来。“我被偷了”。

    在互助﹑互信﹑

  • 古宅院里的古杨树,是我家族,也是村人的象征与骄傲。

    在离村十几里的距离,便可远远望见古杨那高大、雄伟、浑厚的身姿。

    村上的人到他乡办事时,只提“古杨村”。村人也不知哪年哪月,是谁人由“古杨村”,取代了原有的村名。

    村人和我的族人,对古杨就像对自己先辈一样的敬仰。

    常有村人进入我家宅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