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从南京飞往北京的航班上,午餐只有一种,咖喱鸡肉饭。家里人知道,我是不吃咖喱的人。当态度谦和的空乘人员用温暖的语言问我是否需要的时候,疲惫不堪的我犹豫了几秒钟后,毅然决定要了一份,我需要解决饿的问题。结果,全部吃掉。

    记得在斐济工作的两年间,我从来没有吃过一口与咖喱相关的食物。斐济,南太岛国,

  • 欧登塞开往哥本哈根国际机场的火车上,与来时不同,整节列车客满。只我一个中国人,但是没有一个异样的眼光投射过来,如此,我便觉得自在。三分之一的人在吃简单早餐(大多是一个三明治),三分之一的人在看书、看报,剩下的三分之一有的打开笔记本开始工作,有的在冥想……

    窗外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此刻便增加了我的

  • 去年春天,朋友家里的栀子花谢了。修剪枝叶的时候,我索要了几条树枝。拿到家里,放在饮料瓶里水养。

    大约两个月左右,在长出的根须大约半指长的时候,把他们分别移植到三个花盆儿里。花盆儿是旧的,而花土是我在市场新买回来的。就这样,我几乎每天都要仔细观察观察他们,看看是否发育正常,看看他们是喜欢阳光直射还

  • 上午薛同学打来电话。

    说来也巧,昨晚跟夫人聊天的时候,还提及到了他。

    我俩算是高中同学。我是初中毕业考到一中这个全市唯一的重点中学的,而他初中在一中,高中没上重点,去了十中。十中高中两年制,而我们是三年制。他高中毕业没去理想大学,于是就来我们班复习。这样我们成了同学而且是同桌。

    我是班级

  • 担心堵车,一大早起来赶往禄口机场。

    清晨的南京,烟雨朦胧,酒店门童礼貌地接过我手中的行李并放在出租车的后备箱。上车的时候我手里拿着一只尚未来得及吸的烟。年轻帅气的司机见状便说,你可以在车上吸烟的。随后,他也点上一只烟,我俩就聊了起来。

    他今年31岁,儿子9岁。一家人每天生活得快快乐乐,健健康

  • 这个秋,冷得跟冬天似的。

    早上出门,看到有的人开始穿呢子大衣、羽绒服遮寒了。开车的人从室内出来,恨不得马上钻进车里立即发动马达并启动暖风;还有的人步履匆匆,缩着肩,疾步的情形有种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的感觉,要快速奔向另一个温暖的世界。邻家夏天买来的小鸭子亲昵地搂抱在一起取暖,地上的小草和昨夜飘落的叶

  • 女儿就是如是,从小到大习惯自己克服困难,总是很淡定从容。

    想来,她出国任教已经四个多月,几乎没有听到她在那边的生活和工作的不适应,真可谓是个淡定妹。我便也关心得较少。

    前些日子我生病住院,手术的当口,夫人接到女儿打来的国际长途,说应经在院长的门口,准备请假飞回长春来照顾我,当时我忍受疼痛,决

  • 前些天下班的时候,在电梯上遇见了宋姐,她提及的一个词组:冰冻年龄。我很喜欢这个词组,也让我陷入了深思。

    同学燕子,大学的时候大家叫她傻燕儿。毕业后,燕子去了一家很好的单位,但是后来单位改制了,下岗了。于是乎,她自主创业办了个英语学校,经营得非常好,成了“富婆”。这些年,也是桃李满天气了。燕子是个

  • 一湖水

    清澈

    秋天的倒影

    色彩斑斓

    小桥

    镶嵌在河边

    金色的叶子

    洒落着缀在桥头

    湖边

    小屋上的烟囱

    摇摆着温暖的炊烟

    小草低垂着额头

    羞答答等待着清晨的露珠

    房前的院落里

    霜后的花儿们亲吻着碟儿

    温柔的眼神渴望着明年的热恋

    屋后参天的

  • 我喜欢

    在花儿还是幼苗的时候开始培育

    看着他们那羸弱的小模样

    在我精心的培育下

    枝繁叶茂,开花结果

    那种成就感美美哒

    在生长的过程中

    多余的枝叶被剪掉的时候

    我的心很痛

    但是一枝完美的花绽放的时候

    那种疼痛的滋味便化作了青春的气息

    每个枝叶都会昂起胸膛,扬

  • 12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