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 照 不 宣

    作者:牟瑞霞

    今天早上来到单位,刘科长就把红包写好了,单等时间一到就去参加婚礼。

    这个婚礼的请柬接到已经一个多月了。

    刘科长在写红包的时候着实犹豫了几分钟,每次写红包时总要写上“祝某某某“新婚之嚞”或是祝某某某“金榜题名”等等贺词。今天的这份让他为难了,怎么写呢?{p

  • 今夜,聆听你的心语(散 文)

    作者:贾世昌

    今夜很冷。已经是大雪季节了,林都的夜晚真的是寒气逼人啊。

    但是,当我接到你的盛情邀请的时候,却感到非常的温暖。仿佛一团火在我的内心里激情燃烧起来,并且再一次让我找回了早已经远去的青春感觉。

    在一家温馨雅致的小酒店刚刚落座,你就迫不及待地笑着

  • 我的父母

    作者:张宪荣

    我的父母都是“草根”。没给我们留下遗产。没当过哪怕是班长那么大的官。但他们却用自己一生所能付出的辛苦和勤劳养育了我们姊妹四人,让我们的家族得以兴旺、延续和发展。在我们以及下一代至今为止,虽然没有做大官的,赚大钱的,但家家幸福和睦,过着和谐安康的生活!

    父亲,张国新

  • 孤独,一种人生境界的享受(随笔)

    作者:贾世昌

    我曾经惧怕孤独,我也曾经喜欢孤独。逾越了天命之年以后就更加懂得享受孤独的实在意义了。

    孤独,是一种复杂的心境。不同的人,不同的场合,不同的情绪对于孤独有着不同的反应、不同的理解、不同的感受。就像苏东坡在其《题西林壁》中所渗透的哲学道理一样,

  • 爱在病房里蔓延

    作者:张宪荣

    前不久,我不幸从三楼坠地住院,有幸结识了一些病友。虽然我和他们共同生活仅55天,但病房中人与人之间的那份真情,确令我终生难忘。

    我们病房的患者,几乎都是重患,生活不能自理。但你若在床上有点异动,他们其中的哪一位陪护的都会主动地过来帮忙。问你需要什么:帮你倒水

  • 《“老宅”旧事》

    作者:张宪荣

    老宅一般都是指几十年或者几百年以上的老房子了。但我的“老宅”可没那么久,从购买到拆迁我只居住了二十二年。但就这二十二年,我却与它结下深深的情意,看到拆迁后的房屋遗址,那份留恋让我的心隐隐作痛!

    一九九四年,因为我当时居住的平房水质不好,当时还没接通自来水,

  • 《 我 愿 》

    作者:张宪荣

    我愿时间倒流

    送我回到童年

    采一颗梅子

    让你品酸

    折一枝青竹

    送给你

    尽情伴玩

    哪怕你酸掉门牙

    哪怕你裤子磨烂

    这青梅

    这竹马

    都会记住咱无忧的

    童年

    那时无缘

    同师 同学 同窗

    留记忆心间{p

  • 一生的伤痛

    作者:张宪荣

    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陈年旧事。它的发生和我当时戴的一块手表有关。手表在而今早已不是什么稀罕物件,而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拥有一块手表,不亚于当今拥有一枚钻戒!它发生在1976年六月的一天早操和中午放学期间里。我15岁。当时我在内蒙古牙克石市伊图里河镇的地方中小

  • 一生的伤痛

    作者:张宪荣

    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陈年旧事。它的发生和我当时戴的一块手表有关。手表在而今早已不是什么稀罕物件,而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拥有一块手表,不亚于当今拥有一枚钻戒!它发生在1976年六月的一天早操和中午放学期间里。我15岁。当时我在内蒙古牙克石市伊图里河镇的地方中小

  • 正在失传的童谣,你还记得几首?

    作者:肖向红

    天气很热,我和弟弟放学回家,没进屋就听到妈妈在哄小弟弟入睡,熟悉亲切的儿歌声,从窗户飘向院外,飘向远方。

    “亚更弟,咱俩别进屋,在外边听妈妈唱的小调,多好听啊,免得进屋惊醒小弟。”我和亚更就趴在窗台上听妈妈唱儿歌。

    妈妈将悠车用手推动,悠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