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臧福宽:父亲的马场我的童年

    1976年黑龙江省花园农场接到上级指令,准备派出一批人去黑龙江省逊克农场三分场五连垦荒,作为生产科科长的父亲,时刻不忘部队的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的不怕苦精神,50多岁的他主动请缨带队开垦北大荒。

    科长不当自愿降职当连长的父亲凭着一股热情带领100多人来到偏远的逊克农

  • 战功赫赫的臧建盛的传奇人生

    作者:牟瑞霞

    威名远扬的三十八军不仅让敌人胆颤,更让国人骄傲。他是中国军队中的王牌。

    因为在朝鲜战场上出色的表现,让他拥有了“万岁军”的美誉。

    这样一支铁打的部队,他的士兵个个都是英雄好汉,在每一场战斗中涌现出数不清的英雄豪杰,有许多英雄的名字我们都是耳熟

  • 《北京城门故事多》(上)(话说北京系列节目之十七)

    作者:于学杰

    无论是公出还是旅游,您来到伟大祖国的首都北京,总有一个绕不开的情结:北京城门何其多!不管您从哪个方向进入京城的核心地区,都绕不过众多的“门”。您在首都机场下飞机,从东长安街进入内城,要穿过“建国门”。您从南边坐高铁到京,走二环

  • 于学杰:《鲜为人知的曹雪芹与北京风筝》与北京风筝》(话说北京系列节目之十六)

    作者:于学杰

    享誉中外的清代大作家曹雪芹,除了脍炙人口的巨著《红楼梦》外,还为后人留下了一册《南鹞北鸢考工志》,这是一本专门描述风筝的著作,书中对各种风筝的扎制、彩绘均附图说明,并配有二首讲扎法,绘法的歌诀,附有考

  • 卖鹅记

    作者:金永民

    今天是轮流驻村扶贫第三天,天刚刚放亮,马鞍山村,

    此时正笼罩在浓浓的晨雾中,昨晚下了一夜的雨,群山像洗过淋浴的村姑,羞涩地穿着一件薄薄的轻纱,渐渐地醒来,村边的红松林里传来布谷鸟"布谷、布谷"的啼叫声,野百合花在晨风中舒展着腰肢,红色的花蕊,好似

  • 《那年.那月.那雪》(逊克库尔浜兵团知青生活回忆录)

    作者:于学杰

    此文献给知青上山下乡51周年

    站在窗前,凝视着窗外片片鹅绒眼前飞舞,我的心绪随着它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北京一个多月未见雪花)。不去那冷漠的幽谷,不去那凄清的山麓,也不上荒街去惆怅……我的心结随着雪花的飞扬,风飏,飞到更遥

  • 七律丨端午情五首

    文/王兴华

    《端午节感怀》

    汨罗涛涌流青史,天地悠悠话楚殇。

    义胆忠肝昭日月,离骚天问唱华章。

    一身正气千年颂,两袖清风万古扬。

    自古贤臣多壮烈,昏君无道祸忠良。

    《端阳祭屈原》

    穿街过巷艾符悬,户户飘闻糯粽香。

    花鼓敲开英烈泪,龙舟泛起老臣殇。

  • “年关”话京俗

    作者:于学杰

    人到老年易怀旧。

    时值“年关”,不由想起几句老北京谚语,联想当年平民生活。

    “送信儿的腊八粥,要命的关东糖,救命的煮饽饽”。过去喝过腊八粥,就标志着步入阴历年了,做生意的就要清算帐,自然也要去催债,故语腊八粥“送信儿”。

    阴历二十三“祭灶”,“二十三

  • 《前门还是前门儿——北京地名读法有讲究》(话说北京系列节目之七)

    作者:于学杰

    京味语言的特点之一,就是词尾“儿”字化,其大抵均有可循的规律。唯独老北京地名的读法则完全是民间的约定俗成,这乃是根据当地居民多年以来世代相传的习惯自然形成的,而且已被公认。有的地名必须读字的正音;有的则须“儿”字

  • 上元时节话故宫(话说北京系列节目之3)

    作者:于学杰(北京某旅游学校高级讲师)

    2019年2月19日正月十五的夜晚,开放94年的故宫大放异彩!现代化的灯光艺术给亿万人民带来巨大惊喜:今夜星光灿烂,今夜温暖无眠!建宫近600年(到2020年)的明清两代的皇宫终于展现了它夜晚迷人的风采!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