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师四十年

    作者:任 彦

    “家有二斗粮,不当孩子王。”这句话是过去社会流传已久的老人们对教书匠这个职业的调侃,现在早已经过时了。

    如今的社会非常的重示教育,党和人民把教师比作“红烛”,照亮别人而把自己燃烧;比作呕心沥血的“辛勤园丁”,培育桃李开遍天涯海角;把教师的工作称为“太阳底下最崇高

  •   《冬青》短篇小说

    作者:马益林

        

    刮风了,冬青听到姐姐叫他把什么活计搞一下,他就在院子里扫着树叶,可是怎么扫都扫不完。冬青蹲下去用手将树叶搂了搂,抱起一堆准备放到潜意识里认为最适合堆放柴火的地方,具体什么地方冬青并不在意,他心里没来由的十分

  • 年味的记忆|怕年

    作者:牟瑞霞

    记忆是岁月留在生命里的脚印,年是生命暂时的喘息和生命的又一次远航,也是心情的一种放松和停留!

    可是我对童年和少年时代关于年味的记忆,却永远怀着无比的敬畏和恐惧!

    敬畏是因为在“年”里“年”外的那段时间里,有那么多的风俗和说道;恐惧是因为在过年的这段时间

  • 《原创诗歌》矿山诗章(八首)

    作者:李春林

    一 矿山风云

    亘古的积蓄,只为

    一条河流。沉淀,黑夜里点赞光芒

    当叶子演变成晶莹的粉末

    岩层里便有了温度

    洞孔,一缕阳光

    在渗透。引诱,黑暗中的光明

    开凿,现实镐头与铁锨的恋爱

    有了撬动。乌亮的煤块才与阳光相逢

  • 心 照 不 宣

    作者:牟瑞霞

    今天早上来到单位,刘科长就把红包写好了,单等时间一到就去参加婚礼。

    这个婚礼的请柬接到已经一个多月了。

    刘科长在写红包的时候着实犹豫了几分钟,每次写红包时总要写上“祝某某某“新婚之嚞”或是祝某某某“金榜题名”等等贺词。今天的这份让他为难了,怎么写呢?{p

  • 今夜,聆听你的心语(散 文)

    作者:贾世昌

    今夜很冷。已经是大雪季节了,林都的夜晚真的是寒气逼人啊。

    但是,当我接到你的盛情邀请的时候,却感到非常的温暖。仿佛一团火在我的内心里激情燃烧起来,并且再一次让我找回了早已经远去的青春感觉。

    在一家温馨雅致的小酒店刚刚落座,你就迫不及待地笑着

  • 我的父母

    作者:张宪荣

    我的父母都是“草根”。没给我们留下遗产。没当过哪怕是班长那么大的官。但他们却用自己一生所能付出的辛苦和勤劳养育了我们姊妹四人,让我们的家族得以兴旺、延续和发展。在我们以及下一代至今为止,虽然没有做大官的,赚大钱的,但家家幸福和睦,过着和谐安康的生活!

    父亲,张国新

  • 孤独,一种人生境界的享受(随笔)

    作者:贾世昌

    我曾经惧怕孤独,我也曾经喜欢孤独。逾越了天命之年以后就更加懂得享受孤独的实在意义了。

    孤独,是一种复杂的心境。不同的人,不同的场合,不同的情绪对于孤独有着不同的反应、不同的理解、不同的感受。就像苏东坡在其《题西林壁》中所渗透的哲学道理一样,

  • 爱在病房里蔓延

    作者:张宪荣

    前不久,我不幸从三楼坠地住院,有幸结识了一些病友。虽然我和他们共同生活仅55天,但病房中人与人之间的那份真情,确令我终生难忘。

    我们病房的患者,几乎都是重患,生活不能自理。但你若在床上有点异动,他们其中的哪一位陪护的都会主动地过来帮忙。问你需要什么:帮你倒水

  • 《“老宅”旧事》

    作者:张宪荣

    老宅一般都是指几十年或者几百年以上的老房子了。但我的“老宅”可没那么久,从购买到拆迁我只居住了二十二年。但就这二十二年,我却与它结下深深的情意,看到拆迁后的房屋遗址,那份留恋让我的心隐隐作痛!

    一九九四年,因为我当时居住的平房水质不好,当时还没接通自来水,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