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灾还是人祸?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在鼠年春节前夕,如海啸般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神州大地日渐浓烈的节庆喜色瞬间戛然而止。

    我是在大年初一凌晨“过滤”了之前的资讯,特别是部队和地方医疗机构紧急抽调医务人员,于大年三十星夜飞赴驰援,才感觉到事态严重。没等天亮,和同行旅伴简单沟通后,退掉了五小时后飞往厦门的

  • 2020春节注定要载入史册!

    熙来攘往的祥和中,谁也没有料到,新冠瘟神竟然悄没声息地搅动了整个神州大地。

    本来约好要去朋友那儿欢度节日,迫于情势不能成行。只好看看书、下下棋,或者到地旷人稀的五泉山逛逛,倒也自得其乐,没有让燥烦占据了被迫的清闲。

    咋天上午登临兰山二台阁,拍得一株傲寒挺立的

  •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又是一年元始,每值此时,大家总要检视过去的岁月,有些什么收获,又有些什么失望。

    新年的钟声还没有敲响,站在无数年轮的又一个起点回望,多了的不只是记忆,还有发酵了的过往。

    曾经,懵懂无知的睁着好奇的眼睛,也许饥寒限制了想象,但孱弱的振颤中,依然顽强地憧憬着长

  • 今年春暖花开的时候,晚饭后在院子里散步,看到那排心仪的山楂树新绿渐浓,片片新叶中簇簇花蕾含苞待放。于是随手拍了一张照片,发现图片中粒粒花苞紧致饱满,勃勃生机呼之欲出。一时心生欢喜,倏忽间产生了追踪它们开花结果的欲望。

    年届花甲,经历了数十个春夏秋冬,看多了花开花落,习惯了风起云涌,但是一株小花勾

  • ————《山果》读后感

    同学推荐了一篇最近热传的文章《山果》,连续看了几遍,每一次都让我泪盈双目。

    文中平铺直叙的山村小姑娘山果的形象,久久盘萦脑海,不能释怀。

    没想到时移世易的今天,大山深处还有这么一群豆蔻年华的的孩子,经历着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苦难,难免让人唏嘘!慨叹之余,山果虽苦却不

  • 周末,挚友相约,欢聚北麓白塔山。游山赏景,欢宴畅叙,乐享休憩闲暇。

    置身“龙溪谷”,择一清雅楼阁,瞰山下栉比楼群,羡天空云朵飘逸。动静之处,令我等忆及当年,曾经激情澎湃,立业兴家。几多坎坷忧喜与共,若许泥泞相扶同携。而今回眸展望,功过名利,皆已化作云烟,缥缈于记忆,沉淀为故事。酒酣耳热道来,珍馐

  • ——写在母亲去世十周年

    今年五月一日,母亲离开我们整整十周年。和哥哥姐姐们约定,为了纪念、也为了传承,兄弟姐妹五人要举行一次笔会,用文字的形式,表达对母亲的思念。

    原以为粗通文墨,这件事情还不是手到擒来。没想到一次次开头,又一次次的不能继续。仔细想来,可能是因为母亲留给我太多的追忆,而思念的

  • 对我而言,江南的好,相当长一段时间停留在画家和文人的笔下。

    虽然也曾因为工作的缘故,长时间往返于江南,却从未抽出时间认真的、细细的品味过它,以至于对它的认识,其实一直都浮皮潦草。

    今年深秋季节受单位委派,参加一个学习班再到苏州。没有了以前生意的羁绊,也没有具体事务的纠缠,松弛下来的我忽生兴致

  • 甘南行第二站 ,舟曲拉尕山。

    去过拉尕山的朋友告诉我:拉尕山的美,在于天蓝、云白、草绿、花艳。特别是上到山顶,感觉伸手就可以抓到云朵。这后一句话勾起了我的强烈欲望,吃完早饭就催促大伙儿赶快上路。

    喜欢天空,喜欢无迹可循的云霓幻化。闲暇之余、尤其在迷惑困顿之时,浩瀚无垠的星空真的是一副最好的解

  • 扎尕那,被朋友们推荐了很多次,始终未能成行。周末,被再次鼓动后难抑向往之情,于是请了半天假,开始了两天半的甘南之行。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过去的蜀道,没有体验过。近年来去过几次四川,铁路、公路都走过,感觉并不十分艰险。然而这一次的甘南之行,却让我们感受了“陇路”的艰难。

    我们一行八人分乘

  • 123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