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随着中国社会政治经济的快速发展,农村社区留守儿童现象也较为普遍。来自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的暑期三下乡实践团在教务处、校语委、校团委的组织引领下,结合文学院实际,考察对接,进驻实践,成立“留守儿童悦读营”专项团队,于7月8日赴淮阴区丁集娘庄村开展调研。在重视留守儿童阅读状况之余,实践团队走进生态基地,寻

  • 笑靥如花,真情如花,希望如花,生命亦如花。

    每个人都有自己喜爱的花,每个人都有许多种理由善待自己,把一生的光阴凝成时光长河中那一瓣恒久的心香。在盛开的一刹那,灿烂夺目的它会吸引所有的视线。

    花是如此柔弱,再美再艳,依然经不起朝来寒雨晚来风。春红匆匆谢了,只剩下满怀愁绪。

    花却又是美丽的战

  • 如果没有射线,也许一切都会像开始那样停留在原点吧,如果没有开始,我是我,那么,你还是你么?

    很清楚,那一天,第一次看到你的脸,和郭敬明的半边明媚半边忧伤的风格很像,那时候,一个人还会坐在窗前,天真的、静静地想,如果你也会像小四那样学着用45度角去仰望天空,人体最美的曲线就被展现无疑,会不会很美呢

  • 如果我能把心托在掌上

    象红红的草莓托在厚厚的绿叶上

    那么 你就会一目了然

    你就会说 多么可爱的红润

    可是 如果我真的把心托在掌上

    象红红的草莓托在厚厚的绿叶上

    那么 肯定会被可恶的鸟啄破

    我该怎么说呢

    该怎么表达这裂心的痛苦?

    淮师文学院作者:王永利

  • 今夜会降雪花的

    天气预报再次警告

    我就不用合上双眼了

    我想用手掌迎接2010年的第一片雪花

    雪不懂我的心

    它不知道我从春就期盼

    经历了夏的炎热秋的金黄

    冬按时到了

    雪却羞涩的不出来和我会面

    我不知道它在哪一个时辰来到我窗前

    雪花信笺上该写着怎样的祝福

    我按

  • 一直以来

    我都会相信

    有些东西是永远不会变

    然而

    我才发现

    是我想错了

    因为

    有些人 已非当年

    有些事 已非当年

    朋友或许还是朋友

    只是友谊变了质

    承诺或许还是承诺

    只是无法再兑现

    我们都在变

    我们也都还是自己

    不是当年人

    淮师

  • 几片忧郁的云

    焦灼地贴在一起

    感受彻心的寒冷

    枯叶漫天飞舞

    风肆虐地席卷着大地

    草木开始彷徨

    随风摇摆

    静寂的夜

    风在啼鸣

    鸦声阵阵

    一声响雷

    暴雨将至

    淮师文学院作者:庾兰萍

  • “扑向太阳的画家”梵高一生创作了四十多副自画像,然而没有一副是笑着的,生存与艺术的困局由此可见,世间难得双全法。

    然而也许正是生存的困窘剔除了艺术追求中的杂质,将艺术更为彻底地纯粹化,从而完成了困境中的精神突围。中国古代的文人大多亦如此。他们际遇堪伤,失意彷徨,便归隐泛舟,用诗词描绘出一个“门隔

  • “ 有一天,我要登上昆仑山,因为我是鹰,是盘旋在昆仑山上的鹰”,这是女战士袁鹰的梦想,同时又是数百数千个守卫圣女峰哨卡的战士们的愿望。他们守卫着祖国西大门,他们永远对祖国忠诚,永远爱着这个拥有十三亿人口的祖国。

    昆仑山上的哨卡流传着一句话,缺氧但不缺精神。在昆仑山上,全都是银白色,连山都不愿意露

  • 国中时代有一件小事如今空暇时总能萦上心头。不可不说是时光作怪,往日被我视而不见的场面,现今却从中重新体悟出些不可言的严肃与深远的悲凉来了。

    那是国二升国三的暑假,母亲每日都用她那辆与女孩岁数相近的电动车送她去补习。路很远,横跨了半座城。下午两点的课,一点钟母女俩便要顶着烈阳出门了。

    母亲内心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