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端午

    文/清风

    正值端午,与朋友们相聚,颇有留下点心意的感觉。思来想去,又学古人填字涂鸦。这许不成为诗,请文友们笑纳!

    红颜已去,

    意气好在,

    佳辰聚欢正值。

    把酒贪杯斟,

    粽香情浓,

    围坐随趣叙。

    情于往美,

    城廓长夏,

    闲对鸟鸣燕舞。

    清风(辛淑英

  • 夏日的黎明

    文/清风

    我拥抱这夏日的黎明。

    公园里仍寂然无声,

    湖水安静地流淌,

    小径笼罩在雾霭中。

    我前行,惊醒温香生动的气息,

    鸟儿梳羽小声啁啾,

    宛若梦中初醒。

    野鸭在水面上惊飞,

    划出波光掠影。

    我寻入幽静,清新朦胧,

    朵朵花儿争相道出芳名。{

  • 台儿庄古城散记

    文/清风

    在枣庄居住多年了,可感觉上仍是个外乡人。相反,那个几百里之外的故乡却让我时常想起。

    在这里,我学不会当地人的说话口音,一张嘴还是满口的家乡话,这会让枣庄人听不多懂。而他们的生活习惯我也从心眼里排斥。枣庄人爱吃煎饼,拿辣椒当饭吃,辣子鸡也闻名,可我就是没这口福,鼻

  • 题园中——月季

    文/清风

    不会写诗的我,真的对诗人好生羡慕,尤其是读着那些意境悠远又润朗上口的诗句时,心是被瞬间的感化,蓬勃得不可收。原来诗是由感而发、由心而生,用情凝结而成的世上最简洁的文字,这也许是它与小说和散文的不同之处吧。

    看到园里的月季开得海喷,就不由心生暗恋,想赞美它几句,于

  • 烛光下的苹果饭(小说)

    文/清风

    风把残破的窗户纸吹得忽闪忽闪响。从那儿掠过的风,就像长了灵巧的双脚,跨过木格窗棂奋力扑向屋内唯一的光亮——那盏外表存积着油垢的煤油灯火,恶作剧般使油灯的桔色火苗猛一哆嗦,缩小。“嘭”又燃起来。看来风并没有真正想扑灭灯火的意思,就在刹那间舔上去又迅速溜走之际,

  • 分家

    文/清风

    家族里共和一个大院子,为了居住方便,中间分成了两个小院子。我们和爷爷奶奶们住在前院,后院住着我大伯的一家。如果去我大伯家的后院时,得经过我爷爷奶奶所住堂屋窗前的过道。这过道和东屋的西墙相邻,成天不见天日。夕阳西下的时候,火红的光日将堂屋的老土墙晒得红紫,看上去炽热烫手,可过道

  • 说孤独

    文清风

    孤独亦如自然中开着的一朵花儿,沐浴风雨且又别致。但孤独也并不是与生俱来的,是在生活中经历无尽的困苦,诸多的不便,烦恼和忧伤之后的感受。而孤独也并非是一味的退缩。社会生活中要求我们:在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中免不了要相互迁就、忍让,有时也不得已处于伪装、应酬的局面。所以,当一个人孤独

  • 小雪

    文/清风

    “下雪了!”听到惊呼声,我有点儿不信。抬头窗前一望,是灰茫茫一片。我想人们惊奇的不是雪,而是雪下的方式,雪的姿容。这也叫雪?微小得近似于无。印象中雪应是洁净光泽的,雪花应是铺天盖地、漫天飞舞的。而此时的雪,且那样的绵软,有点像春天里被风撕碎任意飞扬的柳絮——欲飘欲落,似乎为赶

  • 冬日来临

    文/清风

    知道近日寒流来袭,不确定哪一天?于是心想,生活得太精细有时会让我们失去些未知的乐趣。所以见人们仍不温不火地过着日子——出外散步的人并不少见,他们的外套系腰间,露了各色的胸衣,甩开臂膀一路行走;早晚的跳广场舞的人群仍衣袂流彩、音乐飞扬;上班途中路过的菜市场,晚秋的瓜果、蔬菜

  • 我的小学

    文/清风

    提起我的小学,我认为并不是多光鲜的事情。但有些画面,画面中那些亲切的容貌,宛如谐音悠悠的旋律,随着时光的久远,仍不时自觉地萦绕在我的心头,叫人那样难忘。

    我八岁上的学。至于八岁之前做什么了?就像电影《城南旧事》里的女囡,穿着蓝花粗布小衫、梳着齐耳短发的

  • 上一页 第一页 6789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