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些死在东湖的鱼

    文/辛淑英

    我喜欢去东湖散步。散步时,竟然发现一条条漂浮在水面上的死鱼,好生奇怪?

    东湖的水还算清澈的,怎么会有死鱼?这天早晨,我又临水而行。一位老者走过我前面,用手里的小端网从水里捞起条两斤多重的死鱼。那水淋淋的死鱼已鼓胀发白,眼凸得要掉出来了。我问老者为什么会有这情

  • 读画

    ——《记忆的永恒》

    文/清风(辛淑英)

    下班回到家,在阳台驻足,那是我常待的地方。

    在那里,时常来欣赏挂在墙上的那幅画。说实话,在我这个外行眼里,并不觉得那画面的画技有多高超,但它立于世界名画之林,又觉得它在向世人传递着什么?

    画作中描绘了三个停止行走的时钟,表面柔软得像要

  • 清明的雨

    文/(清风)辛淑英

    趁清明节小假,想出外游历。早晨起床后,就见雨线划过窗玻璃的痕迹。哦,清明的雨说下就下了,是应了人的心情吗?

    它赶得如此匆忙,一路定也经历了不少,从那杏花春雨的江南来?还是杜牧老先生当年遭遇的那场苦雨,淅淅沥沥地下了千年都没停?朱自清先生认为这雨下得太虚“细密

  • 云的四季

    文/清风(辛淑英)

    云的千姿百态,飘忽不定,四季中有所不同。

    春天的云温柔,对着每个人笑。小时候在故乡,春天一到,到处鲜亮亮的,气势像一个大大的鼓泡,一鼓,再鼓,“彭”得炸开,大地呈现出五颜六色。碧空中白云朵朵、或丝丝片片的在蓝色天底下轻盈漫步。云和风结伴,像春天的两位使者,一

  • 我们小区又添新景

    文/辛淑英

    民生关系到每个人的生活和人生之本。安定的生活更是幸福之源。关注民生,动之以情地改善他们的生活、生计问题,一直是一些部门和热心者们心系民情的表现。但本文所说的不是一些为官者或某部门的热心人,而是我们鑫兴小区的业主,一些在各阶层中工作的人们。

    话还得从头说起。我

  • 晨中漫步

    文/辛淑英

    不知为什么?最近好像被一种情绪困扰,姑且叫它忧郁?但它不是忧郁,比忧郁多了些莫名的感情,就像无头怪物潜藏在身体里。再望望天际,阵阵东风刮来大团大团的乌云,仿佛是西行的帆船,满载新鲜的货物慢慢驶来。

    东风刮来的云朵里,细腻如酥的雨丝儿飘落下来,当云朵被割离得支离破碎时

  • 散步中的遐思

    文/清风(辛淑英)

    因其他原因,我在矿区待了将近三年的时间。现在回想起来,印象深刻的竟是散步。每天下班或晚饭后,除了到矿区外的河堤上散步,便没什么娱乐的事情了。

    说起来我对矿区人的生活并不陌生,我的童年生活基本都是在矿区度过的,那时候的矿区可不像现在。不大的一片娱乐场所,几

  • 平凡中的伟大

    我读——《平凡的世界》

    辛淑英

    在这次“职工读书月”大力宣扬读书热的集体活动中,我有幸读了路遥老师的《平凡的世界》,掩卷后,仍难抑激动的心情。它是一幅展现当代陕北风情的全景式画卷:硬朗粗狂的线条下,是那蓝格莹莹的天空,苍黄的沟沟峁峁,九十九道弯里居住的是豪迈中质朴善良的民众

  • 追忆家乡的元宵节

    辛淑英

    在外工作多年,时常会想念起家乡来,只想问一句:那里的一切都好吗?这不,春节过罢,又到了元宵节,不知今年的元宵节是否还和以往那样热闹?此时此刻,不觉眼窝湿润,思绪也一下子泼墨式散开……

    在鲁西,元宵节被称作正月十五,简称十五或灯节。家族中我爷爷是个守旧的人,性子急

  • 过大年

    文/(清风)辛淑英

    打开记忆深处的那扇门,便看到小时候过年时的情景。在过年之前经历一个漫长的冬季,这其间母亲除了做饭、拾缀家务,缝补洗浆,还赶着为家人添置新衣鞋帽。

    父亲心疼母亲,这时也搁下画笔,帮衬着做些其他活计。我们小孩子掰着手指或在老土墙上划杠数日子,数着数着就数进腊月门了

  • 上一页 第一页 6789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