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漫步步在深秋的旷野

    文/清风(辛淑英)

    (自拍于枣庄的杨裕)

    一个阳光明媚的深秋的日子,我在旷野中漫步。

    我为它那疏朗和明澈惊讶。在简洁的线条勾勒出的辽阔画面中,夏日鲜明的生命气息已消退,一切变得萧索,深沉中再也没有了张扬与排场。

    山下的枫树红成了火焰,似千年的诗韵犹在;阳光给梨

  • 非物质文化遗产——阳谷哨

    自述:辛福春

    编写:辛淑英

    阳谷哨源自于古老乐器“埙”,是由山东省阳谷县四棚乡大碾郭村农民李保正研制,距今已有七十多年的历史。

    一、我与——阳谷哨

    1942年,战乱之年。雪上加霜的是,山东、河南发生大旱灾,两季农作物绝收,之后又有蝗灾肆虐。同年三月十日,

  • 短文两篇

    清风(辛淑英)

    小雪

    “下雪了!”

    我听到惊呼,抬头窗外一望,灰茫茫一片。那也叫雪?近似于无。印象中的雪洁净光泽,雪花漫天飞舞,铺天盖地。而此时的雪,绵软,似为赶节气没来得急装扮,六角形一点也不明显。

    我打开窗子,索性让那残状的雪花飞进来,它落到头发上、脸上。脸像被针轻

  • 致信老公

    清风(辛淑英)

    老公:

    当我向你写这封信的时候,首先来感谢新安煤业公司开展的这次《写给矿工亲人的一封信》活动,才使我有机会向你表达心声。此时此刻,最想说的是:世上有一样东西是不能逾越的,那就是生命。

    众所周知,在现实生活的行业中,煤矿工作是最艰苦的工作,也是生命受威胁最严重

  • 父母要来

    文/辛淑英

    同事告诉我电话响过几次的时候,我的思绪正在江南一个名为花镇的地方逗留——雨后清新湿润的空气中,夹杂着桃花梨花桐花的香味。但仔细嗅了,还有另一种特殊气息的弥散——花镇出了桩丑事,双胞胎女孩的父亲花荣生打折了龙凤胎父亲李广来的腿。

    李广来是个木匠,花镇上的人都找他打家具

  • 西风送凉好个秋

    文/清风(辛淑英)

    我每天走在人行道上时,总会留意那些艳丽的花草树木,偶尔停留片刻,不舍离去。

    昨天仍是如此。抬头忽然发现天有了变化,暗暗的,沉闷,行走中像似被置在了黏粘的蛛网中。到了夜里不觉起了风声 ,是西风,像似吹胀了黏稠的气体,那气体便如气球般地炸裂了,风夹着雨丝入

  • 文/辛淑英

    蝉,在我们鲁西一带叫知了龟,蜕变后飞向枝头成了知了。每年的六、七月间,是蝉的最盛时节。太阳未落,夜还没到来时,蝉开始出洞儿,用它那挖掘机一样蜷曲粗壮发达的前脚,把紧贴地面的薄土扒开,那边沿不齐整的小孔下露出蝉贼亮的眼睛,外面强光亮刺激,让它暂停辛苦的工作,洞穴内稍作停留。{p

  • 乡村丧俗

    文/辛淑英

    梁二伯是村里红白喜事的司仪,有他在,所有的大事小事都会办得体面又顺当。可他有个嗜好,就是完事后主家得给他好处,一块肉,几包烟,两瓶酒,来谢司仪。这不成文的规矩,村里传了好些年了。现在的年轻人结婚办喜事,讲究风光,讲究娱乐,梁二伯年纪大了,拐弯抹角就把他给忽落掉了。

  • 远去的乡村

    ——谨以此文献给中国农村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文/清风(辛淑英)

    1、

    芝麻开花时的高度,那棵重六十二斤的蘑菇,就生长在我们西屋。消息传遍乡野,城市,人们蜂拥来,挤破了篱笆门。怯懦的父亲没见过世面,脸红一阵,白一阵,说话语无伦次。

    才知道,改革的春风吹遍大江南北。像吃了定

  • 骂街的女人

    文/清风(辛淑英)

    我们的村子不大,东西长街,几条小巷,没有奇特建筑,民风还算淳朴,但也有流传下来的不好习俗——骂街。

    骂街起因,是少了东西,受了不明的委屈,吃了没头脸的暗亏。骂街者当属泼辣的媳妇,个性腼腆者是骂不出口。村里骂街出了名的是大菊她娘。

    话从静谧安详的清晨说起

  • 上一页 第一页 6789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