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写给新时代的煤矿工人

    文/辛淑英

    都说煤矿工人是普天下最能吃苦受累,最刚强的一个群体。

    我说:他们也是世界上奉献最多,索取最少的一个群体,是无愧为新时代“最美矿工”这个称谓的,我要为他们唱赞歌——

    你们的工作为的是跟大地和大地上的人们齐头并进,带动社会发展和前进的步伐。

    生命长河

  • 荠菜团子

    文/清风(辛淑英)

    旧时文人饮酒,不必佳肴美食作配衬,认为那颇费神思,有诗云“读书有此下酒物,秫田可酿钱可沽。”是把欣赏诗画作为了下酒菜,似乎那些老梅怪石,寒塘野舟来的更为隽永,而感官上的美食甚为俗念,损减了自己的风雅一般。这事,不说也罢。

    我记得,在童年里,永远饥饿。仿佛我手

  • 最美的相遇

    ——品读《烟霞丘壑:中国古代画家和他们的世界》

    文/辛淑英

    在选书来读时,看着一本书,有时单凭考究的装帧,喜欢的插图,就想内容也一定精彩,便有了读它的冲动,至于正襟危坐、净手的繁琐细节均被忽落。这本《烟霞丘壑:中国古代画家和他们的世界》,便是如此的相遇。

    它是由北京大学出

  • 世界就是一本女人的书

    文/辛淑英

    世纪之初,一本倡导女权运动的《女界钟》问世,作者金天翮喊出“女权万岁”口号。既是说女性应当恢复——入学,交友,营业,掌握财产,出入自由,婚姻自由等基本权力。与此同时,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纽约一制衣厂发生火灾,一百四十多名女工葬身火海。悲剧震惊世界,引起有志人士

  • 文学的内涵

    文/清风(辛淑英)

    ——学习泰戈尔《文学的本质》

    文学的内涵或者文学的本质是什么?

    这里说:“当外界的一切,构成一个世界的话,这世界一旦进入我们内心的世界,就构成了另一个新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不仅有外界的色彩,形态和声音,还包含着个人的情趣爱好,人的喜怒哀乐等。外界世

  • 回家过年

    文/清风(辛淑英)

    昨天和弟弟通电话,他说父母这两天准备回老家,留也留不住。也是,古稀之年的他们,回去面临冷锅灶、闲置大半年的老房子里的灰尘。

    我或许了解父母执意回去的心意,无论走多远,多久,心里装着的还是老家,那里是根,一草一木,一砖一瓦,深得想念。有句话叫作故土难离,而传统

  • 漫步步在深秋的旷野

    文/清风(辛淑英)

    (自拍于枣庄的杨裕)

    一个阳光明媚的深秋的日子,我在旷野中漫步。

    我为它那疏朗和明澈惊讶。在简洁的线条勾勒出的辽阔画面中,夏日鲜明的生命气息已消退,一切变得萧索,深沉中再也没有了张扬与排场。

    山下的枫树红成了火焰,似千年的诗韵犹在;阳光给梨

  • 非物质文化遗产——阳谷哨

    自述:辛福春

    编写:辛淑英

    阳谷哨源自于古老乐器“埙”,是由山东省阳谷县四棚乡大碾郭村农民李保正研制,距今已有七十多年的历史。

    一、我与——阳谷哨

    1942年,战乱之年。雪上加霜的是,山东、河南发生大旱灾,两季农作物绝收,之后又有蝗灾肆虐。同年三月十日,

  • 短文两篇

    清风(辛淑英)

    小雪

    “下雪了!”

    我听到惊呼,抬头窗外一望,灰茫茫一片。那也叫雪?近似于无。印象中的雪洁净光泽,雪花漫天飞舞,铺天盖地。而此时的雪,绵软,似为赶节气没来得急装扮,六角形一点也不明显。

    我打开窗子,索性让那残状的雪花飞进来,它落到头发上、脸上。脸像被针轻

  • 致信老公

    清风(辛淑英)

    老公:

    当我向你写这封信的时候,首先来感谢新安煤业公司开展的这次《写给矿工亲人的一封信》活动,才使我有机会向你表达心声。此时此刻,最想说的是:世上有一样东西是不能逾越的,那就是生命。

    众所周知,在现实生活的行业中,煤矿工作是最艰苦的工作,也是生命受威胁最严重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