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青檀

    有一种树,破岩而生,百折不回,生长千年之上,枝似虬龙翻旋盘卧,树冠苍郁,黛染参天,此乃——青檀树。

    枣庄自古多生长青檀。山因青檀为青檀山,寺曰青檀寺,一条繁华商业街在青檀路上,一新兴建小区叫青檀府,鲁南书城成立的“青檀读书会”……可见青檀已永驻在每个枣庄人心中,并且深深热爱。由此看

  • 王家大院漫笔

    文|辛淑英

    闻山西,源于小学课本上的山西盛产煤炭,全国七成均产自那里。其实,山西走上中国,贡献的还有商业,明清时期达到鼎盛。1820年,文化思想家龚自珍在《西域直行省议》中说道:“山西号称海内最富,土族者不愿徙,毋庸议。”

    龚自珍这里所指的不仅三晋大地富商云集,百姓

  • 去渴口

    文|辛淑英

    有件事需要去渴口办理,想我对那里并不陌生,二十年前我曾在渴口矿上做过事,印象中的一切都还深刻。再去那里,等于旧地重游,心里呀便有些欢喜,思绪一时也变得复杂起来。

    可是当走至一个十字路口,我完全没了主意。面前哪是城,哪是去郊外的路?好模糊。光一条东西路上的红绿灯路段,北

  • 新教育晨诵

    文/辛淑英

    平心而论,我对新教育知之甚少,新教育晨诵更是一个新话题。最近,和老师们一起参加线上“新教育专题公益培训”受益匪浅。

    原来,新教育晨诵,是新教育实验中的一个项目,从作家童喜喜一篇文章中得知,新教育发起人朱永新教授就新教育晨诵与中国古代蒙学、读经典诵读运动、一般诗歌教

  • 父亲走进课堂

    辛淑英

    父亲是地道的农民,劳动之余喜欢去琢磨些事情,每一次也都能做成功。不曾想,近八旬的他,有一天拿着他制作的阳谷哨走进聊城一中的课堂,为学生们上了一堂泥哨制作和吹奏技艺课。

    细一想,这也并不为怪,正如乡亲们所说,父亲的做法一向不按规则出牌,看似老实巴交的他,桑麻耕种之余,

  • 绿道

    文/辛淑英

    出城往南六公里,便是环山绿道。那里植被丰富,天然氧吧,是休闲娱乐的场所。若去,不必苛意选择时候,兜一个或大或小的圈儿,蛮好。

    前不久去绿道,想看看花开得怎样了?不想春一路潇洒溜走,滴绿的山相拥,山下是滴绿的树,背景一抹湛蓝天际。越往前,绿色直扑到眉眼,倘若再用画作比,怕

  • 那一束萤火

    辛淑英

    “在墨黑的夜空点燃自己,为远方的人送去光明;你多么欢乐地展开你的翅膀!你在欢乐中倾注了你的心。”默诵着泰戈尔的诗,我想起一个人,纤瘦美丽的她,自2018年邂逅新教育,就变了个人,比以前更忙碌,更开心。尤其今年的疫情牵动着全世界人的心,作为党员的她,虽然不能到前线抗疫,却用

  • 这些天,我一直被一件事情所感动着。事情的主人公不是别人,他是我的叔叔——一位水果批发商。他虽然做的不是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但他对所做事情的切身感悟,却是深刻的。下面是他写的箴言,我记录在此。

    水果飘香

    ——一个果商的箴言

    文/辛福忠

    我叫辛福忠,是个普通的果商,到今天,已做了三十多年

  • 大地的颜色

    ——写在2020年5.1节

    辛淑英

    我们要赞美大地,那是我们最终要去的地方。但在生命旅程没有结束之前,也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地方。

    我们的出生,人会说“落地了”像落一粒尘、一滴雨、一片树叶,那么轻而简单。我们的肉体被托在温热绵柔的沙土中,睁开眼睛所看到的颜色,首先是黄色,这是

  • 微山湖畔的小镇

    ——留庄

    辛淑英

    留庄是个值得留恋的地方,虽然我在那里仅四年,十多年后回顾,发现记忆上的颜色是深沉的。不过就印象中的一切,让我去完成全景式描绘,又总是不大可能。

    那时看留庄街上的行人,一个个不紧不慢,称得上淡定,悠然,说话温声软语。他们对过惯的日子,熟悉的事物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