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

    我躲过流年,却逃不过忽略过的惩罚,抓住了一只蝉,错过了整个夏天,别问我,挡不住的岁月,匆匆而过,我是该躺着,还是该站着,亦或是该跑着,如若岁月有心,时光处处惊喜。

    02

    一半回忆,一半继续。风,怎么会忘了沙,丢了你?你透红空洞的瞳孔再也看不见眼前的曙光,如果岁月再多些可能,就再多给

  • 从舌尖,到心底

    你尝遍辛酸,我眷恋糖份,你画地为牢,我潇洒自若,天知道生命的轨迹最终画成什么样子,渐行渐远,或是后会无期。

    每次回家都是那么的短暂,却格外的珍惜那一份回归的时光,本来计划着元宵节回去的,因为工作的原因只能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母亲再次提到了她为我精心准备的那一坛子卤肉。那

  • 小时候在农村住的土木瓦房,正屋的面墙开了一道两米见方的木窗,红油漆涂遍每一寸亮出台面的木框,窗外不究章法的摆放着盆栽,有从深山里寻来的兰花,有花期较长的月季,有水光灵艳的水仙,还有其他说不上名目的野花野草,每每微风徐来阵阵芬芳飘进屋内,便停下手中的作业趴在窗台上呆呆的望着窗外的一切,自然而然的走神简

  • 如果有一天,你走进我的心里,你会哭,因为里面全是你;如果有一天我走进你的心里,我也会哭,因为那里没有我。

    曾今暗暗地下定决心这辈子一定要和那个人说最亲密的话,看最美丽的风景,过最想要的生活。没想到终有一天我会等到这样一个出乎我意料的结局,我们最后一次擦肩而过,茫茫人海中我停下了匆忙的脚步,凝视着

  • 似水流年,滔滔不尽·note

    一直记得这样一个情景,那是12年经济系主任吴老师在某一堂《西方经济学》课上说道“其实经济学研究的就是如何选择的问题”我当时听得似懂非懂,直到后来一个名词的出现让我渐渐的琢磨出了其中的味道。

    “机会成本”我特别的喜欢这个名词,它的释义是这样的:为了得到某种东西必须

  • 窗外

    茫茫的是你

    留给我的所有,对于你的守望

    你纷飞远去的身影太远,太远

    等我、等你

    等你告诉我

    谢谢你也曾斑白了我的世界

    冰冷的也是你

    怜你、爱你,却永远无法触及

    你冰冷的心藏得太深,太深

    等你、等我

    等我悄悄地死去,消失在你的世界里

    看不见

  • 又唱清歌(其一)

    我是你遗忘在盛世的凝云

    是你幻灭在十年的锦灰

    瑾年里的绝恋

    风化凋敝

    楼阁里的红灯

    残续着昨日青空,过不去的子时三更

    却忘了

    忘了他一去不复返

    忘了昨日之事,竟是只能用心铭记下的旧事

    执念

    是暗夜里的明眸

    点点滴滴的是你来过的痕迹,去

  • 2015年11月份,我赶在寒风未吹来之前果断的回到了昆明,准备实习。对于重庆来说,确实有许多不舍,有许多昨天还没有安置好。虽然我机票就握在手里,归期也安排妥当,云南这边要好的朋友也都提前得知了消息,我从出门右转那家最常去的小面馆里出来,拦了一辆摩的向动车站赶去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我回味着刚刚吃

  • 听,风吹过窗台揭开帘子向我走来,看,雨划过树梢打落黄叶向我走来,叹,岁月如风似雨翻来覆去一年又一年向我走来。我听着不太欢欣的音乐,喝着不太苦涩的茶水,想着华不再扬的日子统统不再回来。我走着不长不短的路,做着不大不小的梦,流年里的某次停留才发现,对你放心不下,是我最后的执念。

    纵使我远走他乡也忘不

  • 壹·

    小贱和云云已经谈了两年多的异地恋了,她在广东,他在重庆。他们每天晚上都要用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聊天,有时刚刚把电话挂断,微信语音或是QQ视频又聊上了。开始时我觉得他是个够格的男朋友,不知不觉一年时间悄然而去。我当时不解的问过他这样一个问题“你们每天都聊些什么,不觉得无聊麽?”他说也没聊些什么

  •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