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节期间,我们战友一行十人,从武昌出发,自驾游到咸宁市高桥镇,参观了独具军事特色的澄水洞,又名“131”地下军事工程。

    我们是为“两弹一星”和国防特种工程建设作出过特殊贡献的退伍老兵。这次到澄水洞参观旅游,感到特别亲切

  • 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开幕前夕,涅槃重生的郑店高架桥及一0七国道改扩建工程主线建成通车。

    站在凤凰山上,向南远眺,高架桥像一条腾飞的巨龙,屹立在一0七国道上,显得十分雄伟壮观,近看,这桥如灵气的女子,曼妙生姿。桥上,车水马龙,一盏盏路灯像一个个威武的士兵,矗立在护栏中间,守护着大桥的安宁。夜幕降临

  • 瓦箕,是一种椭圆形的篾筐,两头系上绳索,背在胸前,用于点播油菜、小麦等农作物。

    上世纪七十年代前,农村还没有化肥,农民种地全靠农家肥。农家肥主要有牛栏、猪栏和人粪尿,除此之外,还有一种特殊的肥料,叫做火粪肥。火粪是草皮经过焚烧后产生的土状肥料,经过大粪浸沤后就变成了火粪肥,而且肥效高,相当于现在

  • 端午节,有人用尖担挑着艾叶、昌蒲在街上叫卖,勾起我对往事的回忆。

    人们都知道扁担,但不知道尖担为何物?尖担是过去乡下人挑柴把、挑麦把、稻把用的,形状类似于扁担,但两头是尖的,如今农村很少见到了。

    尖担和扁担犹如近亲,一个柔一个硬,其作用一样,都是用来挑东西的,扁担之所以叫扁担,因为它是用桑木

  • 清明节回老家,又看到了我家的石磨,孤零零地躺在房屋里,周身爬满了灰尘,它像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仿佛在向我诉说着什么,把我的思绪带到了久远的从前。

    打小从记事起,我家就有了这副石磨,那是祖辈人传下来的,它是我家除了房屋以外最大的家庭财产。这副石磨主要由磨盘、磨眼、磨凳组成。磨盘分上下两扇,下盘固定

  • 扬叉是一种叉禾草的木制农具,长把,叉头如丫。

    再过一段时间,夏天就到了,农村便开始忙碌起来,小麦、油菜要收要打,打场翻叉时使用的就是这种扬叉,前面一个大U口,后面有一米多长的把柄连为一体。七十年代,木扬叉成了烧火棍,被铁扬叉取代。

    过去,在没有收割机、脱粒机的年代,农村家家户户都有几把扬叉,

  • 扬掀,也叫木掀、掀把,是一种用于小麦、稻谷扬场的农具。它由掀把和掀板两大部分组成。掀把长1.2米,瓦形的掀板薄口,长约40厘米,掀把前粗后细,粗为头,有一夹口,用铁钉卯住掀板正上方。

    过去,在我老家,每年从夏收开始,直到秋收,人们将收割后的小麦、黄豆、稻谷,铺在道场上用梿枷打或者石磙碾,然后把脱

  • 鸡公车,也叫线车、狗头车,是过去农村最古老最原始的运输工具。它由木制的车架、车轮、车把组成。远看,一只硕大的车轮高高耸起,像昂扬的鸡冠;两翼是结实的车架,堆放货物:后面两只车把,像张扬的鸡尾,故俗称鸡公车。

    鸡公车小巧玲珑,使用方便,无论是乡间小道,还是宽不过一尺的田埂都可以行走。推车人站在后端

  • 风车,又叫风斗,是农村用来风谷物、米粒杂质的一种木制农具。它由风箱、摇手、料斗、漏斗、出风口等部件组成。这种风车不同于现代用于风力发电的风车,更不同于儿时把玩的纸风车。

    说它是车,是因为采用轮轴转动原理,在风箱内安装叶轮,通过摇把转动叶轮,产生风力,扇去粮食中的瘪谷、粗糠、麦皮、草屑等杂物,所以

  • 小时候,听老人讲司马光砸缸的故事,现在仍记忆犹新,从那时起,水缸便留在我的记忆里。

      水缸是一种盛水的容器。过去,农村家家户户至少有两口大水缸,一口摆在室外接雨水,用于浇花种菜,喂鸡喂猪,另一口放在厨房里,紧挨灶台旁,用来储备生活用水。家中淘米洗菜,烧开水,煮猪食样样离不开水缸里的水,每个自然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