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族的形成和发展

    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的大量生产和使用,在中国各族公民、各行各业、不同性别和不同年龄的人群中开始逐渐形成了一个新族,可称之“低头族“。现时,随着老年人的增多和老龄化速度的加快,养老已成为当今社会和家庭亟待解决的问题。而今,不少子女不但长期不关爱和赡养老人,甚至很多人还将老人抛弃,

  • 陕北位于陕西省北部,包括榆林和延安两个地级市。南面是黄土高原,北面西北方向进入毛乌素沙漠边缘和内蒙古鄂尔多斯接壤。

    陕北,一年四季风势有别,风姿各异,人们对四季风的感受也迥然不同。

    春天,每天几乎都是黄风肆虐,嘶叫声不绝于耳,时而如万马齐鸣,时而似黄河咆哮。当地老百姓称,陕北冬春季节的风为“

  •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当中华大地遽然掀起一股“下海”狂潮时,我的一位同乡、同学,也即同行,毅然弃教从商,随之“下海”去了。结果不及一年呛了几口水,拖着一屁股债,丧魂落魄地上岸了。这真可谓“文人下海,不赔亦载”。当我问起,“上岸”后有何感受时,他却深有感触地说:“做生意虽然亏了本,欠了债,但思想观念却发

  • 悠悠岁月,匆匆时光,满载着人生的酸甜苦辣,谱写着人生悲欢离合的乐章。

    抬头问苍天,举目望明月,感喟往事如烟,慨叹人生如梦。纵观古今,日月长存,江河常流,而人生短暂。

    人生苦短,路途艰难,但自有其社会价值和历史含量。每一个人都应该踏实慎重地走好这段没有回程的人生之路,而应知道我们没走一步都在书

  • 写给天堂里父亲的信

    爸爸:

    您在天堂那边过的好吗?现在该不像过去在人间那样日夜操劳和艰辛生活了吧?

    自从和您永别以后,儿子从未间断对您的殊深轸念。无论是在白天还是黑夜,无论是在单位还是家里,都没间断对您的缅怀,特别是在晚上入睡之前常常会想起您。您的音容笑貌,时而在儿子脑海里映现,而且几乎

  • 清晨,我在室外凭栏眺望东方,火红朝阳冉冉升起,把光芒洒向人间;傍晚,我在郊外旷野伫望西天,金色夕阳缓缓落下,把余晖留给晚霞。日升日落,循环往复,万世不已,而人间却是新旧更替,物是人非。望着太阳从东山跑到西山,我心中不禁涌起了几多失落,几多感慨,几多惆怅,也激起了我许多遐想和思绪。

    回眸历史,人间

  • 餐桌上的驰思遐想

    每当在家庭聚餐、朋友聚会和参加婚宴时,我坐在餐桌边看着桌面上的各种摆设和品尝着诸多菜肴,脑海里就不由地开始驰思遐想。联想最多的,那就是城市众多贫民和乡村广大农民的饮食生活。

    记得有一次家庭聚餐时,在等待上饭菜的过程中,我无意间转过身看到,邻桌一位年轻男子的用餐桌上摆着三四类

  • 人为何而活着?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人心惝怳,谁言清楚。

    时空渺渺,人世茫茫。天地间有盛有衰,红尘中载浮载沉。荣辱不定,富贵无常,何人能料?

    世人熙熙攘攘,碌碌忙忙,为了养家糊口,为了出人头地,为了聚敛财富,为了权势地位,为了扑克麻将,为了欢宴美女······· 。可又常常感到心灵失落,内心

  • 陕北的初春,寒意未退,黄风肆虐,光秃秃的山川无一点春意。人们最早看到春天的来临,那就是柳枝上吐出的一串串绿芽。柳树是陕北最先报春的树。柳树在寒冬余威尚盛的时节,就早早地苏醒过来,迎着凛冽的寒风,悄然吐翠,披上绿装,当起了报春的使者。每年就是那山峁、河堤、道旁和院落的一颗颗柳树梢上泛起的芽苞和初绽的尖

  • 五十年光阴瞬息而过,不知不觉中已莅天命之年。值此五十生辰来临之际,我心潮迭起,思绪万千,感喟不已。

    我国古代伟大的思想家孔子曾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不怨天,不尤人;下学而上达。知我者其天命呼?”五十而知天命,也就是说到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