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谈“有用”和“无用”

    “有用”,一般是指具有较高的价值和使用价值,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东西;相反,“无用”,一般是指价值和使用价值相对较小,在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常用或根本不用的东西。我认为,用辩证的观点来看,“有用”和“无用”是相对的。在特定的情境下,“有用”也许“无用”,“无用”却最为“有用”。

  • 近日,微信里同学发来一段视频,是一位老教授的演讲。老教授说,自己在山东曲阜听了一个故事,但不论其真假,你听了以后多活十年。故事讲的是,一天孔子的一位学生在院子里扫地,过来一个客人问:“你是谁?”,他高兴地说:“我是孔老先生的弟子啊。”那人就说:“那好,我问你一年有几季?”这位学生说:“那还要问啊,一

  • 最近,我看到微信里传来山西太原一位年近八十岁退休教师推荐的一篇“老了,真好”的文章后,几次重读,反复品味,感悟颇深。

    文章开头写到:“老了,没什么不好。老天爷是公平的,它夺走了我们青春的容颜,强健的体魄,却踢一颗明净淡然的心给老了的我们。所以,我可以很欣喜地说:老了,真好。”接着写到:“第一、老

  • 近日,我从手机上看到一位同学在微信里发来一段三个多月时失去双手女青年的“励志演讲”视频。顿时,禁不住泪盈眼眶,感动不已,引发了自己对人生的一些感悟和思考。

    她叫李智华,是一位失去双臂,但美丽、能干、不凡和有作为的22岁女青年。在她出生一百天的时候,因母亲患有精神病离家出走,父亲到处去寻找。当父亲

  • 我和父亲,可谓父子同行,都从事教育工作。本人于1981年7月师范毕业回县待分配,8月被县教育局分配到本乡镇中学(也称乡辅导中学,是一所纯初中学校)。此时,父亲已调入该校工作五年了,他当时担任学校总务主任兼乡学区会计。我来到学校报到后,被校长安排到父亲同一个办公室,两人开始一块办公和住宿。

    人常说

  • 闲说“珍惜”

    珍惜,其义是珍重爱惜。它是一种情感的体验,是一种心境的平衡;它也是一种难解的情缘,是一种生命的内涵。

    我们今生,值得珍惜的事物太多。无论是珍惜时间、珍惜生命、珍惜亲情、珍惜友情抑或是珍惜爱情,都非常重要,我们应经常细细地品味。尽管许多人常说不愿回忆过去,但是,即使你的脑海中不愿

  • 血乳

    葛振东

    生母因第一个孩子夭折后断奶,自此就再也没有奶水了。上世纪五十年代,由于物质条件差,物品匮乏,没有奶粉和其它乳制品,我的三个哥哥和一个妹妹都是吮吸伯母和奶妈的乳汁长大。大跃进那年,农历四月二十七日,我刚降生第十四天就被我的养爷用柳兜(农村用的装粪兜)背回养母家。养母因第一个男孩子

  • 人类生存环境之忧思

    现在,人类生存环境日益恶化,已危及到人们的身心健康,令世人深感无奈和忧惧。而今,真可谓“气不能吸、饭不能食、水不能饮。”

    我们看到,各级新闻媒体近年来经常发出气象黄色预警,全国各地到处时而出现雾霾天气,特别是各大、中城市尤为严重。居住在大城市的人们,每天外出戴着口罩,回家

  • 今生,欠下无法偿还的情债,那就是养祖父母对我的养育之恩和挚爱之情。

    我上高中第二年春天,1974年(农历)3月17日养祖母去逝,享年虚龄80岁。1979年10月,我刚上榆林师范,待放寒假回家几天后,即腊月24日晚,养祖父病故,享年虚龄86岁。两位老人都在我上学期间,还不具备赡养和孝敬条件的时候,

  • 即将迈入花甲之年,越来越欲回到童年。虽是痴人梦想,但童真时期那兴致盎然、童言无忌、无忧无虑的情景,在脑中时时萦回,在心里深深怀恋。故而,追忆不已,难以忘怀。

    我的童年,是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后期度过的,此间,正值“文革”爆发前夕和初期。

    童年时代,天真烂漫,兴致勃勃,童趣广泛。特别是农村生长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