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经理,这是我最后通牒,你不马上找人给我油漆做好,装修的尾款你休想拿走一分。”这句话的后半句还在楼道里回荡,我已打开了房门,前脚还没沾地,但明显地感觉到有两双目光投射到我的面颊上。

    一男一女,神情错愕。一人嘴巴刚凑到装满白米饭的碗边,另一人双筷正伸向主菜、配菜都是煮青菜的菜上。女的除了民工身份

  • “我要回家。做个有用的人。”母亲弥留之际在重症室絮絮叨叨对女儿梦婷讲,她平时可是话懒得说一句的,在人生最后三天反复叮嘱这两句话实属罕见。这不由得引起梦婷的重视,她是个孝顺女儿,有足够的能力实现母亲任何愿望。

    梦婷一个电话,省城最好医院的院长派医术高超的内科主任亲自押车,把老太太由千里之外的乡村接

  • 算上这次,今天上午,母鸡咯嗒已经是第三次被赶出鸡窝了。但越来越急促的阵痛迫使她再次钻进鸡窝,全然不再顾及公鸡咯咯咯一次次劈头盖脸用尖锐的喙啄她,用锋利的爪抓她,最终把她狠心地逼出去。

    她是多么贪恋这座由主人精心搭建铺设的鸡窝呀!她用脸颊贴近金黄柔软的稻草,用脚轻轻触摸着还带着麦香的秸秆,呆在鸡窝

  • “叮铃铃”,当手机朋友圈里新信息一声轻响的时候,我正慵懒地坐在沙发里,无聊而有些疲惫地摆弄着手机。困倦而不想躺下休息,想干点家务又提不起精神。蒙眬着眼打开来,是一位朋友分享了一首歌曲,点开链接听听吧。

    “漫长的一天结束了/今天也是如此/另一个希望出现/将我/唤醒……这疯狂的世界里有这样一个你/站

  • 前天,聆听了一位心理学教授的精彩讲座,本人收获颇多。教授列举了一起发生在上周的突发事件:本地某中学三名女生相约坠楼身亡,事后发现她们的几段QQ聊天记录,讨论内容竟然是哪种死法能让家长最痛苦。教授在分析案例时指出,家庭教育失败是导致悲剧发生的主因。此类事件的发生成逐年上升的趋势,她呼吁大家要高度重视家

  • 七月底的江浙,处于副热带高压的牢牢控制之下,长时大范围的太阳炙烤,使人白天黑夜都在暑热高温中挣扎。长久在空调室内呆着,感觉要憋出毛病来了。一定要出去走走,呼吸点自然气息。

    今晨5点,我匆匆起床,到小区附近西江边的西施公园吸口自然空气。太阳刚刚露头,微风由江面掠过,拂在脸上、身上,清新而凉爽。{p

  • 人类作为地球上首席智慧动物的最大天赋是创造并使用工具,工具中有植物、矿物,也包括像猫这样的动物,甚至人类自己。工具一词,听上去硬邦邦,冷冰冰,没有一丝一毫的温情善意。

    猫之于人,最初是驯养作为家畜以捕鼠,后来贵族们饲养作为宠物或镇宅辟邪之物。到了现在,无论城市乡村人家,豢养一只两只,已无鼠可捕,

  • 暮春时节,温暖柔和的东风吹得更猛烈了,时疾时缓的气流轻托着片片羽状的杨柳花,铺天盖地飘飏。杨柳花儿呀,你来迟了,才这样纷纷扬扬、坦坦荡荡地开放的吧?

    梅花化成春泥,桃李的叶子已拍起手掌欢迎夏季风,榆槐这些懒惰的树儿也对大地唱过赞歌。唯独你,早早地舒展开了叶子,又把柳笛吹得像夏日的夜莺鸣唱一般,陪

  • 走过城市乡村,无论机关小区,还是别墅茅屋,都见围起或高或矮,或固或颓的围墙篱笆;经历人情世故,不管达官贵人,抑或凡夫俗子,时常拉出或近或远,或明或暗的距离隔阂。篱墙围住了安全,却抑制了眼睛的自由;距离阻隔了隐私,却囹圄了心灵的亲近。篱墙内太局限,圈子里太狭隘。唉!“逼仄何逼仄,我居巷南子巷北。可恨邻

  • 双休日的一个午后,午间打盹儿后半睡半醒之间,忽然,一支由手风琴弹奏出来的美妙乐曲挤过窗缝漫进我的耳膜:6 7|1 6 |1 7 6|7 3 0|7 1 |2 7|2 2 1 7|6-……啊,啊!这是什么曲子,旋律如此熟悉,我的心灵一下子醒了。哦,对了,这是《喀秋莎》,一定是,对极了。“正当梨花开遍了

  • 123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