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远的柿子

    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将柿子看作单纯是水果。

    北方的山区,即使是最为恶劣的穷山瘦水,也能生长柿子树,柿子树高傲地挺立在穷山沟里,顽强的生命根须汲取山泉、云雾,宽厚的叶片不放过转山而逝并不慷慨的阳光,清冽的山岚昼夜拂过枝干,滋养出满树丰肥的果实,像灯笼一样挂在枝头,点缀一川秀色,给山里

  • 诗化的生活

    常想,我们生活的这方土地实在真的不错,我们这里几乎没有任何由于水土、地势和气候原因导致的地方性缺憾,是块得天独厚的好去处,尤其与中华传统文化有着严丝合缝的契合。拿二十四节气来说,四季分明,与节气中的每个环节都天衣无缝。

    节气是先民根据农业耕作的实践总结提炼出来的,对天时的精准把握

  • 烧三样

    烧蚂蚱

    最好的季节是秋后,这时的蚂蚱最肥,还带着一肚子待产之籽,坠得大腹便便的,飞不动也蹦不远,极容易抓到。把被捕的蚂蚱用草茎绑一串在小棍上,拢一堆柴火来烤。刚开始时,蚂昨又是弹腿又是扇翅膀地挣扎,当然是十分痛苦了,这时你千万不能有半点仁慈恻隐之心,特别是不能心疼蚂蚱肚里那未见天日的

  • 漫步军校广场

    漫步军校广场,我徘徊在灿烂的现实与悠远的历史之间。这座堪称辽阔的广场荟萃了当代大型场合所应有的声光电设施,集休闲娱乐文化传承于一身,提升整个城市的品味,并必然地制造出商机。漫步其间便有身心全体验的感觉。

    初识保定军校是在发黄的纸页与竖排的繁体字上,常与那几个在历史上赫赫有名早有

  • 杨庄纪事

    杨大拐

    杨大拐的腿是被日本人打拐的,他说那年有两个日本人从村子里过,抓他替他们背行李,一直走到保定,临了说不能白背呀,就朝他腿上打了一枪。从此他就叫了杨大拐。杨大拐的嘴在全村是一流的,谁也说不过他,号称铁嘴镶钢边。杨大拐的嘴好使可没有什么劣迹,他的嘴最大的用途是地歇畔的时候给人们扇

  • 南京的走马观花

    南京,古称金陵。两千多年前的秦始皇就发现此地颇有帝王之气,遂埋金于紫金山,以镇王气,故南京又称金陵。此后,东吴、东晋、南朝的宋、齐、梁、陈在此建都,故称六朝故都。除了此六朝,在此建过都的还有南唐、明、太平天国和国民党,故又称十朝都会。后四位为何不如前六位呢,我想,大概是不成格局吧

  • 也说狗

    所谓的也说,是因为这个狗的话题太大了,本人不敢立论,只能就个人所感闲聊而已。即不说狗是人类最忠实的伙伴和朋友,不说狗为人立过多少功劳及至救过多少人的性命,不说狗作为卫士也好工具也罢有多少人类力所不能及之处,本文打算单说狗的缺点。

    狗肯定是有缺点或毛病的,不然就不能解释何以那么多骂人的

  • 扬州漫步

    金秋十月下扬州

    对扬州,我一直停留在纸上的认识,感觉上把它和古代与神奇联在了一起 ,因为自听说有扬州这个去处,就与诗和战争相连。在纸上,扬州显得那么的遥远和不可捉摸,它好像是另一个世界的,它只出现在与历史和文化相关的传说之中,即使出门很多的人,也少有到过扬州的。在诗中,它是“烟花三

  • 书法的断想

    何为练?练就是在意志的控制下,反复地进行某一方面的动作,从而达到一种无意识,仅凭肌肉记忆便能熟练从事该项动作。肌肉不是大脑,要让肌肉产生记忆比大脑难得多。大脑背过一段话及至一门课程,也用不了太大的功夫,肌肉掌握一门技巧就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比如书法,功夫到了就得心应手,笔随心动,真写

  • 暖冬

    今年是个少见的暖冬,都快出四九了,还没感受到那种冻掉指头般的生疼,也没有动用“橙色预警”以上的冬衣储备,院里的水管还在照常地使用着,溅到一旁的水滴们要么湿着,要么就蒸发掉,却形不成往年的冰溜子。白菜要晒得勤些,白菜伤了热老掉梆子嘛。壁挂炉的温度从升着火那天就没再往高里调,虽说今年不限气,也

  • 上一页 1234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