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县委组织部接到阿才辞职申请报告后,周部长多次找阿才谈话,诚恳挽留阿才在县里工作,为南江人民继续贡献自己的智慧与力量。并告知阿才,鉴于目前县长职位空缺,组织上已拟定阿才在副县长职位上接任县长职务。

    县长一职,对于那些怀着升官发财醉生梦死的人来说,确实具有很大的吸引力,梦寐以求的事情。可是,对于阿才

  • 阿才从监狱出来,回到县委招待所宿舍。可是,他被捕入狱后,招待所已经将房子收回去了。此时,阿才突然的归来,只好重新安排房子。

    阿才出狱之前,没有通知家属。此时,由于房子都租出去了,只好临时安排一间十多平方米单间房子。按行政机关潜规则,在出狱前有关部门应该提早通知招待所为他准备好这些住宿问题,可是,

  • —读念人长篇纪实小说《地怨》有感

    著名作家念人所著长篇小说《地怨》讲述的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乡村》杂志社社长、总编辑王学瑞克服千难万难,坚贞不屈地与穷凶极恶的腐败分子潘沿美一伙作斗争的曲折艰难的故事。在故事中,省乡村厅厅长潘沿美伙同刘赌伟、邝水扁、林魁、宋彪等腐败分子对在《乡村》杂志上写文章揭

  • 话说阿才被赵运发、郑重新一伙腐败集团陷害入狱,至今,已有半年之久了。半年来,他受尽了折磨,真实地了解到官场的内幕,真正体会到毛主席所说的“为人民服务”这一经典名句重要意义。

    共产党官员是人民的公仆,应当树立起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思想,为人民扎扎实实办事。可是,有些官员受到先富论影响,严重脱离人民群

  • 阿才被判处徒刑十五年,县法院这一判决,阿才认为,这是错上加错,官官相护保腐败。本想要继续上诉,可是,经过纪委审讯,法院的判决,使他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尽管审判漏洞百出,可是,自己这次确实是涉水很深。然而,这个腐败集团,涉及县委、县纪委、县检察院、县法院、县公安局、县财政局等权力机关,不是一般的腐败集

  • 话说阿才,他没有经历过官场斗争,根本不知道官场这个坑有多深。在他的心目中,这次被陷害一事,鉴于自己不贪污、不受贿、不挪用公款,最多是丢官回老家罢了。可是,阿才想得太简单了,现实残酷无情,与他的想象恰恰相反。

    第二天清早,是阿才给郑重新送交代材料的最后期限。他心里明白,此一去是凶多吉少。于是,他匆

  • 冬去春归,扶贫工作进入了第三个年头,也就是阿才上任中共南江县委常委、副县长职务三个年头了。

    话说回来,经过上级验收小组的验收,大家一致通过了南江县提前完成历史性的扶贫任务决定。阿才听到这一消息,心里格外激动,热泪盈眶。是的,这来之不易的振奋人心消息,谁不为之高兴啊!确实使全县人民奔走相告、万众欢

  • 夏去秋来,阿才上任副县长职务,至今已满两年零一个月。对此,他重点抓全县扶贫工作,也有两年零一个月了。两年多来,除开会外,从没有休息过一天,凭着自己那一股劲与胆略,长年累月深入乡村解决扶贫中所遇到的困难问题。在他的领导下,硬硬地闯出一个扶贫工作的新局面。到目前为止,全县六十个扶贫村对象,已有四十多个通

  • 话说全县扶贫攻坚战打响后,阿才忙得不可开交。除县委召开常委会以及县一些重要会议,必须亲自参加外,办公室事务交代给秘书处理,他身穿上风衣,脚穿解放鞋,卷起裤脚,带领着县扶贫办主任郑天文、农业局长吴亦农,早出晚归,马不停蹄,深入扶贫村庄了解扶贫进展情况,当场拍板及时解决一些扶贫工作中遇到的实际困难问题,

  • 第二天,阿才与村委会领导班子成员召开座谈会,告知调往南江县任副县长一事,办理移交致富社有关事项,并对南溪村经济发展提出自己的见解后,下午两点钟左右,他将装着几条衣服、日用品的旅行包,捆绑到摩托车后座上,穿上自己平时爱穿的那一条纯蓝式风衣,卷起裤脚,脚穿解放鞋,在柜斗里取出藏在盒子里的传家宝,一颗红艳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