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年没回家,其实因为没有家。出于礼节,虽然拜访了大伯家,但我是不想落脚过夜的;虽然他们现在很热情。到不是因为我现在忘记亲情,而是因为伴随着我父亲的意外身亡,那些亲情也似乎如云烟一般消失了。

    记忆里,邻家阿婆是位慈祥的奶奶,但我见到她时,莫名的悲哀让我难

  • 那一年,我六岁

    那一年,我背上了书包

    那一年,我荷包里有十块钱

    妈妈给我的,那是属于我自己

    可以自由支配的十块钱

  • 生命是鲜活的,鲜活的生命一定不孤独;生命里一定有许多的缘,缘去缘来,就有了天空的日出日落,白云飘飘……

    ——摘自我的日记

    家庭变故,为寻找母亲的足迹,我顺嘉陵江而

  • 年轻的父亲从山坡田间劳作归来,总是给他年幼的女儿带回一些季节性的野果。记得那甜中带酸的山葡萄,在父亲的手里举的好高。嘴馋的女儿为抓到那串葡萄,在父亲的胳膊上荡起秋千。年轻的母亲拿眼睛瞪一眼父亲说:&ldq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