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居住的小区就在姜夔笔下的竹西佳处,和竹西公园仅隔一条竹西路。小区蛮老了,但是很旧的几幢住宅楼倒是都坐北朝南,南边就是哺育了扬州繁华历史的古运河。一到晚上,古运河两边灯光璀璨,岸边的灯光与水中的倒影交相辉映,煞是热闹。游船妆点的一如古代画舫,灯火辉煌地在古运河里游走,只可惜听不

  • 1996年的大年初二,小人一边大声哭着,一边手舞足蹈,很高调地来到了这个世界。从此,本人便成了娘——小人的娘。

    娘自小被爷爷宠着,一时还不习惯当人家的娘.从医院回来的第二天,小人哭了,她爹抱了一会,就交给娘,一边说:“噢噢噢,宝宝不哭哦,妈妈抱一下。”娘的脸唰地一下又红又热。一直以来,娘都被父母

  • 第一封信——写在头七

    爸爸:

    今天是2011年9月8日,也是您的头七。按照高邮的风俗,头七要抢一天的,所以昨天弟弟和未年表哥就已经在家里烧了纸钱,祭奠过您了。我们过年带回家的九粮液您还没喝呢,我叫弟弟给您烧头七时,和未年哥哥就喝九粮液,在他们开喝之前,必须先给您倒一杯。弟弟说他照办了,爸爸,

  • 卷首语

    家父杨大名,生于1947年农历腊月十二(公历1948年1月22日),病逝于2011年9月2日12时12分。

    家父因为家学渊源,自幼喜欢钻研医书,后又经过赤脚医生培训,博学强记,精熟各科病症的治疗,尤其擅长中医。弃医从教30多年来,一直坚持义务为乡邻诊治,多年来共治愈风湿神经痛类患者四

  • 2011,癌细胞再次转移

    2月14日,西方的情人节,也是我们新年上班第一天。大家都还沉浸在新年的喜庆氛围中,我下午就接到医生电话,说父亲去年转移病灶的下方又发现病灶,并且有两处,另外仅存的右肺下叶也发现了可疑的高密度影,疑似转移病灶,又似原发性病灶,因太小,暂时难以确定。

    获知消息,当即安排

  • 老杨出生书香世家,自小聪明过人,本以为长大能子承父业当个先生,偏偏赶上万恶的四人帮横行的年代,耿直博学的杨老先生被打成右派,老杨便失去了做老师的机会,还随老父一道被下放农村。老杨从小队会计做起,再到大队会计,口碑一直好的没的说。老百姓朴实,不贪吃不贪喝待人和蔼可亲的便是好官,何况老杨这个管钱的大队干

  • 暮春暖暖的太阳照着秋菱脏兮兮的泪脸,望着河滩五颜六色的野花丛中五彩缤纷的蝴蝶,秋菱嘴巴一扁,又哭起来:“再也没有绿色的蝴蝶了……”我脑子一热,豪气干云:“秋菱你别哭了 ,我送你一只吧。”

    “真的?”

    “骗你是小狗。我们是好朋友嘛!”

    秋菱小心翼翼地把那只绿色的蝴蝶标本夹进书里,吸了吸鼻子

  • A那个冬天的周末,父亲刚讲完《海的女儿》,电话就响了。我问父亲,王子到底爱不爱小人鱼,父亲说睿儿乖乖在家呆着,等爸爸抓住那个贩毒的大坏蛋再回来告诉你。

    大坏蛋被当场击毙,父亲却再也没有回来。局长任伯伯说,是父亲漂亮的穿心一枪结束了十一年的悬案,父亲是警界真正的英雄。英雄的女儿是不应该哭的,于是我

  • A西湖,断桥,残雪。

    她在傍晚的寒风中盈盈孑立,白色风衣的领子裹着苍白的脸庞,漆黑的长发在风中飘

    舞。他在桥边画断桥残雪,没料到她会闯入他的画中,于是他的画里多了一个主人公——

    一个不算亮丽,但却绝对美丽的女人。

    画完了,她还独立桥上,动也不动,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在无意中成了别人的模

  • 初见柏天时,我忽然想起太奶奶生前说过的话:婚姻是五百年前就定好了的。“红颜”咖啡馆九号座,柏天握着我的手说,茵茵你是我今生唯一的守侯。巨大的幸福让我晕眩,恍惚觉得柏天就是上天五百年前指派给我的那个人。大学四年,每个周末我们都相约“红颜”。毕业后,柏天去了枫叶之国便一直没有音讯。我一个人在“红

  • 上一页 1234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