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直很喜欢“骨感”一词,自从喜欢这个词以后,就向往自己有一天也长发飘飘,长裙飘飘,骨感苗条,像古装武侠剧里的女侠一样。

    据说幼时多病,瘦的就剩三根筋挑着个大脑袋,不过那时没有“骨感”一词,骨感的小娃倒是很让家人很担心。

    少年时也不胖,可是因为脸大,还是时不时有人喊我小胖子。我爱搭不理的,心里

  • 进入6月,又是绿肥红瘦时。6月5日,是甲癌术后两周年,遵医嘱如期复诊,结果不错,除左下颌一个淋巴结肿大和肺部纹理增多属术后正常改变以外,其它貌似与常人无异。加上本人心宽意闲,天天嘻嘻哈哈,阳光灿烂,朋友们都不当我是病人。日前与那人散步,偶遇一旧邻,见我惊呼:哇,杨姐,时间对你不起作用啊?怎么越来越年

  • 高三的第一节晨读课,同桌林风问我:知道玫瑰代表什么吗?我说爱情。林风又问:那紫丁香呢?我说不知道。林风就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说:什么才子啊,简直就一弱智。告诉你吧,紫丁香代表初恋。我正哭笑不得,班主任老哈出现在讲台前,身边还站着一位漂亮的女生:乌黑的短发,洁白的连衣裙,清纯秀气的脸庞,女孩浑身透

  • 爱情是什么?她说:爱情是两个人互相珍惜,忠诚相伴。女友笑曰:幼稚。告诉你,爱情就是琼瑶阿姨的脑残小说,是三流导演的狗血电视剧……2013年7月8日11:30,他乘坐的飞机腾空而起,带他开始了巴厘岛之行。同样的时间,她删除了手机通讯录里他的名字,再将他的号码拉进黑名单。 “终于成了小说”!她对自己笑笑

  • 又是六一,一早奔驰在上班路上,收音机里谈论的是如何陪孩子过六一的话题,微信朋友圈里也都在回忆当年的游戏。看着那些熟悉的画面,眼前晃过的是那个贫瘠的时代贫瘠的儿童节:全校学生徒步去镇上的大会堂看一场方超或者姬承牧主演的儿童电影,进场前买个麻团、麻花或一小包葵花籽,这辈子觉得最好吃的麻团好像就是一个儿童

  • 我至今对你降临人间那天的所有细节记忆犹新。我妈妈在房间里不断对你妈妈说:坚持一下,忍忍。爷爷在堂屋踱来踱去,我则一会看看爷爷,一会就摇摇给你准备的窝子——那是一种稻草编制的,供婴儿睡觉的草床,那时候没有婴儿车,谁家在秋冬季生了孩子都睡在那样的草床上,因为暖和。爷爷听我将窝子摇的嗵嗵响,就对我说:现在

  • 日日等车的地方有棵银杏树,随着秋意变浓,原本碧绿的树叶变得金黄,仿佛一把把金箔做的小扇子在深秋的晨风中摇曳。晨曦中的天空有些迷蒙,若有若无的雾霭在草地上升腾,一树金色叶片瑟瑟在雾霭之上,天空之下,显得格外静美。我知道它们很快就要凋零了,但是在它们生命的深秋,它们还是美得那么坚持,美得那么高贵,美得那

  • 女儿,今天我对你发火了,因为你在考了很差的成绩后不但没有丝毫内疚,还依然醉心于追星的表现让我非常失望。

    我已经很久很久不对你大声呵斥了,其实没有一个妈妈愿意对孩子河东狮吼,我尤其不会,因为我的家教使得我一直坚持对你实施放心式教育,从不苛求和苛责;因为我自己的成长历程使得我从不扮演冷面家长,我们一

  • 分开很久了,我忙着适应新的环境,忙着接手新的工作,忙着理顺工作思路,忙着编制各种制度……忙得我几乎没有时间想你。虽然每天一个电话互相问候,但没有一次超过三分钟,就匆匆挂断了,因为你也很忙,忙碌的工作让我们没有时间和心情儿女情长。

    一年两次调动工作,使得我的2007格外沉重,体弱的我承受着巨大的工

  • 女儿近来补课辛苦,嘱我去肯德基买夜宵。于是去东区大润发楼下的门店,买了汉堡、烤翅和九珍果汁,回来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

    运河沿线的五彩灯光不知何时已经熄灭,古运河似乎恢复到了千年以前的沉寂。于是决定过了黄金坝桥就下车,一路走回去,好好享受运河的夜。

    夜风从河面吹过来,凉爽而微腥,质地却是十分的

  • 上一页 1234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