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别了小窗残雨

    退了青杏落红

    闲步间,荷叶团团

    莲从碧水出浴

    //

    篱笆外

    夏枯草做着秋冬的梦

    几番瓢泼的水

    淋湿了昨夜星辰

    风似青烟塘上

    处处鸣蝉,恰似经年相识

    //

    晓来朝霞深浅

    槐绿,梧阔,偶漏光影

    与翻飞的雀

    在夏的尽头

    散落一片

  • 生命就是过一个又一个的山坡。上山时,树木遮阴,小草摇弋,处处都是别样的新鲜和美丽。登顶后,极目千里的美景,闲云翔鸟的自在,会洗净你攀爬时的疲惫,然后,你再注视着下一个山顶,满目憧憬------

    稍息,偶一转身,方发觉,其实你的背后,有着和前方不一样的风景。

    回顾来时的山径,那一级级石阶,隐约

  • 桐花满地,云散散的飘

    春风扫净桐干

    闲等,前世的风雨

    穿过次生的林

    //

    风不解语,任尔渐次飘零

    多少闲情都不得闲

    谈笑间,拍遍梧干

    桐动,香浓

    浓满高楼庭院

    //

    落花净白,卷起当景雨烟

    休将前尘化成泥

    极目远山晴空

    烟波里隐闻凤鸣梧上

  • 今生轮回,有一场的遇见,是因你。每一次季节的变迁,每一天日出月落,我都在烟火里,默默的等待你的出现,不管九龙滩外的风如何吹,不论长江的流水如何拨动我的心弦,我都时常独立在柳梢头,幻想和你预约在黄昏外!

    你行走在凡世里,梦里话语清浅,似诗经;清唱云淡风轻,似元曲;这次第,说与旁人浑不解,世间,能读

  • 春残了颜色素静

    黄昏空街小楼休将到黑

    更漏雨声细细

    这一夜解饮,明晨何处觉醒

    //

    樱花无言,张扬着枝干

    任万顷月色染袂

    微微拂过的春风比我闲

    吹落花凌乱舞

    自扫花径

    //

    隐约间,便化身一瓣雪

    等风起,高歌飘离

    堪觉晴空浩荡

    云走,燕飞

  • 远古时候火山爆发,从地底深处被抛出来的一块顽石,落在通天河边。无数年过去,日晒雨淋,餐风饮露,一直保持最初的落入尘世间的样子,灵智未开,浑浑噩噩,无忧无虑。原本以为日子就是这么了------每天懒懒的晒下太阳,闻闻格桑花的芬芳,沐浴在冰凉的雪水里,听着远处隐约的梵唱,慢慢的,风化,归尘!

    那一世

  • 我家里刷锅不用抹布和钢丝球。

    其实四年前,我洗炒锅都一直在用着这两样东西。

    四年前一次到龙兴古镇去办事,闲暇时,就去在古镇上闲逛。偶见一个不起眼的小店,专卖竹子和木头器具的,因我一直对这类纯粹的手工艺品拥有浓厚的兴趣 ,心头浅浅一喜漫步走了进去。

    然后就看见一个年纪比较高的手工艺者,正坐

  • 鱼在水里,从不认识风,只是听过风的传说。有一天,它奋力跃出了水面,努力张开了翅,在低空滑翔。这一刻,它知道了,风就是自在的在空中飞的感觉,可是它不能飞很久,因为,在风里它不能呼吸。

    鱼在水里,从不知道季节的更替,只知道水的冷暖时常在变换。有一天,它游到一个飘满落花的小湖里,湖水里沁满花的馨香,它

  • 芳草渐肥

    池上莲花,风动相随一潭春水

    林下竹清烟蔓湿白云

    篱笆边,三角梅灿烂多少闲事

    ---------------

    掬来野溪半捧清水

    蜕尘埃,往事云月深处不可追寻

    似断桥相识

    似满坡山紫

    依翠浅醉闲身,不关黑白

    -------------------

  • 是谁的素笔,在地上这么划了一道,然后江水跟着奔流?

    然后峰聚雨汇,红微绿翠。

    踩着卵石,接近枯水期的江心。

    任指尖,划破了清澈的江水,一些清新自然的感应,从掌指的缝隙缓缓划过,与江水一并,沁入胸膛。那一瞬间,隐约一股浅浅的恒远气息弥漫在天地间,带着雪山的巍峨,高峡的峭立,带来万千古木的期

  • 上一页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