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把钥匙

    一张银行卡

    一张纸

    一支笔

    他关上了门

    没有回头的背影

    他走了

    他还是走了

    家和我

    真的不要了吗

    哭够了

    哭累了

    还能哭出来吗

    不知道

    站在窗台看着远去的背景

    45度仰望天空

    天还没亮

    他应该多睡会

    怎么又不吃早饭{p

  • 被黑色笼罩着

    冰冷卸下面具

    熄灯

    蜷缩抱臂入睡

    熟睡入梦如醒

    梦里花落泪湿

    梦醒异常冰冷

  • 大江东去,浪淘尽,他站在风口浪尖紧握住日月旋转,他肩上背负的是这个国家交给他的使命和承载着他的君王对他的期望,他的手中握着的是上万条将士的性命,他的心里却是百般侠骨柔情。

    仰望明月,不知道他的那个她现在是否会憎恨于他,是否能够明白他的苦衷,其实在他的心里她可以为了他连命都可以舍弃,但是他的国家需

  • 槐花树下一位年迈老人在轻轻摇晃着摇椅,槐花随风散落,她的眼眸散发出一种无限的哀伤与温柔。

    那年, 她年少贪玩,有次不小心在槐花树下睡着了,不知过去了多久,她被轻轻摇晃了起“喂,姑娘醒醒,已经落日黄昏了。”她微微睁开双眼,他的头发被风轻轻吹动着,飘落的槐花落在他的白色衬衫上,夕阳洒落在他的身上,他

  • 街道灯红酒绿霓虹闪烁,狂欢着喧闹着快乐是雷同的,可是繁华即便如此夜深过后还是唯孤独是真实存在。

    已然深夜,我却不高兴的走出了家门,游荡在这繁华过后落寞的街道,此时的我是忧伤是孤独的。

    远方通明处一家便利店还依旧营业,我走进了这家便利店不知为何要了三罐啤酒,可能是渴了,我好像是在给自己找了一个

  • 捧着那第二杯半价走在雨中,尽管下着绵绵细雨,但我那沉重的脚步似乎还是在雨中一步步踩出了属于我的荒漠。万物都在安静接受着雨的洗礼,唯有我那挚爱的姐姐在这美妙的时刻不断在我的耳边唠叨,我们同挤在一个伞岩下,我没有办法加快脚步摆脱她,她不停的教诲着我:“年纪不小了......”我只有用那鼻尖跟下巴不停点点

  • 月色照在乡间小路上,我心情沉重的独自走在这黑夜中,月光下那一抹孤影显得格外凄美。

    鸟语花香虫鸣声大自然的声音在耳边萦绕,鸟儿忙碌了一天疲惫的栖息在树丫之上享受这黑夜带来的安宁。虫儿这时在轻快无节奏的哼唱着它们的歌曲,也只有在黑夜它们才可以这么放肆,白天它们会害怕鸟儿的啄食而无声无息隐藏于田野之间

  • 四月的风,柔柔的,不经意间沁人心脾。

    我拉着你的手漫步在赭山的丛林绿树中,初晨的阳光洒落在我们的身上沐浴着我们每一寸肌肤,普照着丛林深处每一个阴暗潮湿处,它让城市放慢脚步,缓解人们的疲惫与压抑。青青草路葱葱林木吐露出最清新的呼吸,小草的坚强,花儿的芬香,老树的沧桑,柔柔的微风,恬适着赭山的空中。

  • 风吹动着我的长发,城市变得有点凄冷,我裹紧了外套加快了脚步,心情变得非常的沉重,寒夜中来往的人群也慢慢的减少。街边的摊贩却还在寒风中坚守着自己的小摊位,他们在那里高亢的吆喝着,我被其中的一个老板给盛情的邀请着:“姑娘来喝点吧馄饨。”我随想反正家就快到了,天又这么冷,喝完馄饨暖暖身子也好,于是我就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