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孩提时代月儿是银盘,也是缺月挂疏桐。

    那时年幼,未达诸事。月是心头明,疑是李白诗句中的地上霜。每于清夜无风的晚上,我总是央求哥哥的厮伴,在银光朗照的庭院里,我和他静坐在一把藤木的交椅子上,望着中天的皎皎月轮。月色如水,它的柔情倾泻给了黑影暗浮的夜晚。石头砌的庭院下是一畦畦月色铺水的水田,水色清亮

  • 邻家的石榴树在五月时绿叶丛阴,开出的花红得似叠着的红丝绸,也唯有伸出墙外纷披的它让我想起如火如荼的夏天。 虽然我是听雨歌楼上的不再怀有梦的少女,总是又止不住地在晨雨细洒的时候,想起那些泛着霉湿气味的往事。很奇异的是,有一位在街头探索时间的物理学家,惊奇地发觉老来的时光变得似从前慢,而沉淀在老人记忆之

  • 满耳蛙鸣,有飞萤乱撞在被迷离灯火映照的壁上。我似乎听见壁椽间万方的风息,时而猖獗;时而哀哀得,像一个抽泣的小孩。这聒噪的蛙鸣啊!你怕是搅扰着邻人的纷纷迷梦。

    我是身在山中深深的庭院里,还是在街心灯芒里唱着流浪的小情歌。想此刻的山中静院里,有美艳欲流的抽茎花瓣自微风中徐徐盛开。这五月向晚的天地也有

  • 我的母亲,当你初初无意地触摸到由神圣宫殿传来的第一次新生命的跳动时,你感觉到被诸神的光辉所笼罩,那种融合进自己灵魂的电花火石般的跳动,这时你感觉到自己的又一次重生。初为人母的你把全部的欣喜来孕育未曾与你见面的我,生怕一次不小心的吞咽会让我微弱的心跳声消失。十个月的小心翼翼,十个月的满怀焦渴的等待。你

  • 一围高墙,隔断了世纪的心灵;层层的藩篱,割碎了黑白的世界。

    ——题记

    “连昼多了纤纤雨,今日雨烟子湿了春花!”蹴罢藤条秋千的女友临流感赋。晶莹剔透的小雨珠像美丽的珍珠串发夹缀在她那满头的乌云髻上。

    “你又学我诗情画意了。”我轻声若蝶梦地说。

    一带涓涓曲水绕着一从修竹。临水坐在青苔满覆

  • 细雨阑珊,花微落。浅浅叙欢,人愁各。

    ——题记

    ㈠

    为何春好易逝,美人易迟暮?我问友人。

    正因为易逝,才显得珍贵。不忧心有怅怅,只患不曾为人间添锦增丽。她起身拾起杏黄色柜里的轻纨团扇,轻轻地摇着。扇柄上的绛红色的蝴蝶结随着她的纤腕一上一下翻飞着。她抿了抿嘴,抿出

  • 此生彼伏的人海潮声,林荫道旁高大常绿的乔木铁树,一年四季满溢着春天的气息。朝八晚五的上班族奔走在每一幢高楼大厦。纵横街道之间,每一处拐角,难以与每度季节的轮回相逢,交错的街道在内心开始变得流离失所,每颗心迷失在歌舞灯红,放纵在霓裳盛世里。褪去了最后一层守护善性的本真。高脚杯里三分之一的龙舌兰倒映着世

  • 春暖催放万千花,哪怕花期短,也曾为这生命的留白中贴一层花瓣。

    茹婷在学业上的孜孜追求在建筑系是出了名的,每天一副老学究负手监考的严谨表情拒友千里。了解她家世的人呢,自然会理解她专情做学问的有志气;不了解她志向高远的人呢,还以为她故意装出一副清高的神情,不屑于与一般人为舞。

    宿舍里那些阔小资常

  • 满绿的春水碧了萋萋的芳草岸,绿苔在碧水里疯狂地横陈。绵绵微雨湿了的桃花岸。谁家的小家碧玉手撑一把油纸伞,腰间还系把桃花扇。阁楼画舫影幽暗,雕花窗棂水幽幽,春水自碧于蓝。

    十里谢桥一长亭,送君归去终须别。梦魂別離托双鱼,满纸情思泛了愁离,折纸鸳鸯红小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灿若晚霞。你芳菲了三月,

  • 电线杆子上的鸟雀啁啾

    云天里划破了的嘹亮。

    蜜蜂嗡嗡喊着春天,

    衔露地掉进时间的漩涡。

    暮天里的牧牛人吹着柳笛

    幽幽咽咽

    曾记起昔年的柳也要折一枝

    送那远游的人

    只是这晚来星,

    轻寒似雾,

    莫非柳烟一堆

    此起彼伏的蛙声,

    难道是多个春天的今宵即将幻灭。

  • 上一页 123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