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眼看到徐长锁,吓了我一跳,那大脑袋,那大长脸,那粗脖子,感觉就像个碌碡立在磨盘上,这还是当年那个虽然敦实,但还算清秀的山东男篮主力前锋吗?

    屈指一算,也有二三十年没见过他了,印象里,当年他作为山东男篮的五虎上将之一叱咤国内球场时,还是在本世纪之初。

    “脑袋大脖子粗,不是大款是伙夫”,范伟

  • 1、瞻仰完了扶苏墓,已是下午五点多,算下来,马不停蹄走了有一万多步,身上还背着此次出行的所有行头,颇有些人困马乏。

    沿着那条横贯东西的古街下行,过城门楼,再前行不远便到了县城的汽车站。车站南百十米有一个丁字路口,路口西好像有个集贸市场,人多车杂,熙熙攘攘,沿街有几家饭店,看上去低门小户,档次不高

  • 男主外,女主内,说的是封建社会,女主外,男主内,说的是中国三大球。

    三大球也有不同,女足比男足稍微好些,但主教练贾兴全让人恶心;女排是中国的骄傲,但女排哪怕是最鼎盛的时期,每场比赛看着也让人揪心,只有中国女篮,看着让人放心。

    本届亚洲杯女篮赛,赢菲律宾92分,赢台北71分,赢澳大利亚18分,

  • 1、祭奠完了蒙恬墓,起身离开,前往太子扶苏墓。

    百度地图显示,两者之间的直线距离只有一点八公里,但正所谓“望山跑死马”,真正走起来,才会发现这一点八公里远非想象的那般容易。

    如果说蒙恬墓所在的位置只是一小山坡的话,那太子扶苏墓就位于一座真正的山头,这座山叫“疏属山”,它位于无定河和大理河的交

  • 一个多月前,东京奥运会上,陈梦屡战屡捷,大杀四方,她在正确的时间,用“正确”的发挥,赢得了一枚奥运会金牌。

    志得意满之时,她自傲的喊出了“我的时代到来了”。

    一个月多月后,西安全运会上,陈梦屡战屡败,黯然退场,她在 “正确”的时间,用“错误”的发挥,将自己心理的脆弱,无限放大,“她的时代”又

  • 1、在米脂盘桓了半日,下午一点多前往绥德。

    说起绥德我不禁想起了一位朋友,青年时期的朋友,他家就是绥德的,人长得身宽体胖,戴一副深度眼睛,在西安工作,来济南出差。

    有天中午和他吃饭,我问他上午去哪了?他说去了“文子赛”,我一听有些懵,济南没这个地方啊,问他怎么写,他给我比划了一下,我一看这不

  • 《潜伏》在我心里一直潜伏了好多年,如果不是老婆子最近一直力荐,我还不会看它,尽管我知道,这是一部很不错的谍战片。

    之所以不看是因为想看的电影太多,一部电影通常只有两小时左右的时长,而一部电视剧动辄三五十集,看一部电视剧的时间至少可以看十到二十部电影,每当我这么一想,看电视剧的心便淡了。

    这次

  • 旅游无非这么几种方式,报团,包车,自驾,自助,驴友啥的。

    都说自驾游好,自由,想去哪去哪,朋友中有人乐此不疲,老婆子也时有心动,但我却一直望而生畏,无他,手拙也,担心途中爆胎,自己换不了。

    今年暑假,计划去三清山,高铁票都买好了,疫情突发,老婆子说,咱们还是开车去吧,也不远,就一千多公里,两

  • 八公山在哪里?问十个人恐怕会有九个半不知道。

    问我我也不知道,但来到寿春古城后,我知道了,因为站在古城北门城楼可以看到它,连绵起伏的山峦,横亘在不远的北方,呈一抹青黛色,山不高,大约一二百米,最高的山顶上有个小亭子,亭子下隐约可见整齐的台阶。

    而它又是何其有名也!淝水之战的古战场,成语“草木

  • 女排被淘汰出局,往日热闹的群里一时愁云惨淡,讷讷无言,良久,涛弟发出难过的表情,说,女排和女足都完了,我接茬道,三大球还得看女篮,弄不好只有她们能拿牌。

    涛一脸不信,说,前八吧,美猴直接不屑,说我胡说八道。

    我说,你对她们不了解,她们还真有拿牌的实力。

    涛说,就你了解。

    我说,我对她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