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偶然,我翻出了那只笛子。那只写着朦胧回忆的笛子。

    笛子已经有了许多道划痕,有些发黄。

    同样也是一抹黄,只不过是黄昏罢了。记得还小,住在姥姥家。

    “来,用六根手指头按住。无名指,中指,食指。要按住了,别让它漏风。”一声严肃中带着柔和的声音传来,那是姥爷的声音,他在教我竖笛。“姥爷,为什么我

  • 那时的我们长发披肩。发丝因风而起,萦绕在脖颈周围。凌乱了谁的眼眸?遮挡了谁的瞳孔。

    我有独自来到了这里,这个让我迷恋的地方。我贪恋这里的阳光,执着于此地的池水。渐渐抚平内心的浮躁与不安

    冰凉的阳光的阳光有些慵懒,在我身上游戈着,有些刺骨。捧出清凉的池水,水珠携着浅浅的忧伤从心底涉过,拂乱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