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在那一角,一身青衣

    折一叠春的相思

    就在昨日,聊放侧枝

    在这动荡的世界小小一隅

    最是撩人心扉,不经意

    欢喜,别有一番滋味

    /

    你我藏身刚好,流水的日子

    锁在狭小的院落里

    我吃酒沏茶,听书赏花

    听,说书人说完故事的离合

    时常泪眼婆娑,余下几许寂寥

    或坐

  • 隔着一扇窗,泡一杯清茶,看云卷云舒,去留无意。等茶凉了,才知道寂静是这样叫人心动,唯有此刻,这场人间的劫难才显得波澜不惊。

    抱着这份寂静睡去,一觉醒来,日头已偏西。屋外,传来几声鸟鸣,略有几处炊烟在炉灶喘气,缭绕着世人的悠闲,语无伦次地说着家的温馨,憔悴了一次远行羸弱的心。不管是意气风发,还是平

  • 我想说于你听

    书案上搁置很久的情话

    从来没有为谁署名

    这流落的情分,年年种

    在湖中,长出浮萍

    与轻嘘的薄凉相依为命

    /

    河堤的冰,还为解封

    迫不及待的人款款而行

    与十里桃林且饮孤独,失声

    莫名的念在枯枝上,觉醒

    一抹嫣红,月转风移时凋零

    /

    一盏茶

  • 庚子年,正二月春,日暮之时,门庭外,寒凝大地山河,凄凄霜露零落一层层,草木尽无言。晚风肆动,动是异客情思忉忉、忧国之泪也。

    是夜,归之途,遇一魔物,予以啄食吾身,惴惴乎而不知何来之剑,挥之斩其头颅。吾长叹之,涊然汗出。忽而,其头颅与身躯速聚之,一化十,十变百,百生千,复数不可计之。恐恐然惟惧,不

  • 风儿在泥路上孤寂

    我沉默凝视月光抑郁的眸子

    流下滴滴寒泪,凉了一地

    月的寒意,恪守经年的冬味

    起风了,专注一枝梅忐忑的呼吸

    /

    青苔枯坐,等来立春的日历

    空荡的荒野接过我的悼词

    任凭西风诵来,萧瑟落在屋脊

    等这一茬浩劫销声匿迹

    草儿瞬间痉挛强扶起一冬的疲惫{p

  • 冬阳半掩在云层后哭泣

    西风卷雪,抹不掉长街的忧伤

    最后一盏灯熄灭使气氛多了悲凉

    我早感觉到了,年的绝望

    便退到一个恰好的位置,等待

    那白衣的身影,雪中送来一炉火光

    /

    无数次漫长而安静地凝望

    枯枝在空荡荡的街上画不出往常

    应风折断一枝,夜空哀响

    惆怅撞开合拢的

  • 一群乌鸦从死寂的树梢头飞过,是惊吓的。石岩遮挡的幕后,有呜咽、诅咒、嘲讽、怨愤、鄙夷、祷告的混杂音响,忽来一缕诡异的风,有意将峭壁的一根碧草吹落。

    我刚好在此地彷徨,揣着好奇心,一个人藏匿在苍梧后,那一根草在平静的湿地挣扎,留完了绿血,黑绿的色泽在咕噜咕噜声中,渐变了枯黄,又化为粉末。幽僻的陌路

  • 《谎言》

    那来自烟火的肺腑一言

    被人间事儿灼烧,如烟流传

    一年又一年,不曾被兑现

    春风不管,吹绿了江南

    端坐在树梢头,等春光无限

    /

    消息在一壶酒后泄露

    东窗之事在烟雨中咏叹

    为时已晚,已晚,

    烟花易冷,一片片腐烂在阶前

    指点这人间,又苦不堪言

    /{p

  • 这个冬,太过清寂,严霜总是在我清醒时,堵着窗户,挡住了黎明,顺带把冬阳也挡在心外,所以我才时常觉得,这座城很冷。

    早晨,异国的冬阳似乎总爱贪睡,八点的钟声,从威严的教堂传来,任凭我怎么等待,那一双半醉半醒的眼眸,不含半分暖意。清晰听见时光的流水,滚滚而去。午后,四点的钟声尚未敲响,冬阳却已蹒跚在

  • 有没有低入尘埃的卑微

    有一刻,泪水在眼角寻求安慰

    小情绪在眼眶里浮现小小的涟漪

    我以为尽量抬起傲慢的头颅,便可压抑

    却还是惊动酣睡的悲凉

    醒目地揭开风暴走过的疲惫,多么狼狈

    //

    在寒风里,凝视河岸枯萎的芦苇

    有一刻,戳痛年久失修的软肋

    瞬间,隔着敞开的窗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