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不听使唤,

    让南方的云这样飘来,

    镜子前的人,

    希望和你呆到双鬓斑白。

    你看,

    星子希望和星子呆一整晚,

    掉落的叶也要躺在风的怀。

    想起你,

    确幸的事便晾晒在脑海,

    比如睡不着,

    因为你的打鼾,

    歌唱时被你的笑声打断。

    等到很多年后,

    她们如云雨

  • 结庐松竹之间,闲云封户;徙倚青林之下,花瓣沾衣;芳草盈阶,茶烟几缕;春光满眼,黄鸟一声。《小窗幽记》里这样一段话让我久久未忘。乡,正似这般在我心中不能忘怀的如梦似幻的地方吗?乡味吗,我只恐言不尽情,话不尽意的“寻常”之物吗?或许是一场细雨后古城青石板闪光的味道;或许是清晨雾霭时江边垂钓的味道;或许是

  • 茶叶泡在磁茶杯里,热水慢慢的倾倒下去,茶在软水里起起伏伏,喝一口,烫嘴的感觉掩过了茶的味道,风像茶叶一样飘来,丝丝凉凉,打开一本《小窗幽记》,看得忘记时间,手慢慢碰向茶杯,果然,又凉了呢。起身,把书正正的摆放在紫檀木的柜子上,拉一下竹子编的椅子,慢慢坐下,拿起茶杯,喝一口茶,酽味在口腔里回荡,眼睛看

  • 唤醒了一枕梦

    些许清醒了,意识到星子离我太遥远,梦刚刚从枕边飞走,有些声音从耳廓到鼓膜经过听觉神经在大脑中回荡着:风吹着叶子让她的脉络在空气里摇曳的声音;光线细碎地洒在青石板路上温柔又温热的声音;一个耳机里正播放《南飞燕》的女子的鞋跟踏起的声音。是的,醒在一个清晨,普通的却让人总是想起美好事物的

  • 夏日以至,在电脑前向左上角望去,是对面楼种植的绿萝蔓,那样的青绿让我想起了往日时光。燥热中夹着一丁点清凉的风吹过的往日时光。

    我只是回想,而不带着惆怅,遗憾去怀念。我总是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上苍所作出的决定,可能不是如愿以偿,但今后想起,或许感到阴差阳错的欣喜。

    我是不曾回头的,面对故

  • 今夜

    云遮住了月

    情人在灯下诉说爱意

    今夜

    风没有湿气

    我只能这样想你

    今夜

    我看见远方归来的马蹄

    那是几生几世前的

    我看见我们老去的爱情

    有数不仔细丝线和

    纠缠分明的深意

    今夜

    我看见我们老去的爱情

    在中药里煎

    有细辛 和 当归

    今夜

  • 世界每天都在变老,我也一起,每个人都一起。我相信每一个在世上走一遭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或说给别人听,或淹在自己的心里。是想说不知如何说,或压根不想说,不管如何,生活总在缠着我们的身体,骨髓,慢慢的生长,渗透。每一秒都可能是一个新故事的起点,每分钟,每天,每年,已过去的时间组成了当下的我,当下的我也正

  • 枯枝探进我的窗沿,绽出

    春分时的第一抹

    在紫杉门的澄亮的镜子中被偶然找到。

    我踌躇地掩上了门,闭上眼

    但是没人告诉我

    怎样拥抱一份幸运。我深知

    怎样用手接受一捧

    沙粒,怎样抬起下颚

    去感受沉没渐渐地

    全部地渗透进,也知道颓唐怎样积累

    在每一根发丝的尾尖。不过,

  •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旧书信温柔的香气,

    沉入心底。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柴米油盐变动的价格,

    每日提及。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打碎了翠玉盘,

    朝担夕虑。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扔掉了情人草,

    痛心不已。

  • 我曾爱过你

    因为如今风吹起情人草

    我会想起你

    我曾爱过你

    因为如今梦里无面容的人

    我知道是你

    我曾爱过你

    在日里在夜里

    在恍惚的刹那间

    看你双眼时的欣喜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