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晨,浏览朋友圈,蓦然发现有朋友发了三月三日民俗活动的微信。不由得哼起了“又是一年三月三,风筝飞满天......”的歌谣。心想,虽然已不再是追风筝少年的年纪了,但到户外走走看看,总是可以的吧。

    于是,也就在群里招呼起了初中的同学,相约随处走走。

    清明过了,已失春风一半。三月的武夷山,没有了姹

  • 对于一个山里人来说,海上观日出是一种憧憬。

    国庆霞浦之行,我们在憧憬中出海观日出。

    凌晨四点半出海。天还没有亮,什么也看不见。天上半轮月亮,繁星点点。听到海浪拍打海岸的声音和闻到扑鼻而来的咸湿的空气,知道来到了海边。仔细观看,海岸边激起的浪花隐约可见。

    一会儿,远处传来突突的轮机声和一束

  • 一次到五夫,走过鹅卵石铺就的朱子巷,在狭长而又古朴的深巷中,蓦然发现一座木屋门前,母女二人正在做(加工)莲子,听到一队人马过去的动静,略抬头瞟了一眼,继续低头侍弄她们的莲子,似乎周遭的一切和她们都无关。

    看到这情景,心里头浮现了那久远的潮湿而又温暖的记忆。

    小时候,家里也种莲子,不为赏花,也

  • 河中有一块沙洲地,沙洲地上种了片雷竹。竹林中,农人养了鸡和鸭,鸡有许多,鸭子只有一只。从朝到暮,从朔到望,从春到夏,从秋到冬,鸭子都是只有一只。

    鸭子过得很悠闲,很自在,也很有规律。每天早晨,鸭子都会在河里游水,上下游几个来回后,就站在河边的石头上梳理着羽毛。然后就回到沙洲里等待农人的喂食。傍晚

  • 九曲三三,六六奇峰,绝列世遗。赏大王雄峙、水帘珠雨、天游神韵、玉女冰肌。黄岗临天,苍鹰奋翅,虎啸桃源一线曦。游真意,在竹筏一叶,飞棹清溪。

    仙人彭祖丰碑,领闽越诸族开武夷。有扣冰佛性,玉蟾悟道,柳卿奉旨,冲佑贤集。百代风骚,理学朱子,汉址悬棺皆是迷。参禅道,必红袍半盏,石乳一杯。

  • 蔷薇谢后已无春。这是我突然从脑子里蹦出来的一句话。这是我站在一夜风雨过后,一篱蔷薇悉数凋零,落红满地的蔷薇栅栏下,突然从脑子里蹦出来的一句话。

    到现在我都不明白怎么会突然蹦出这样一句话。不知是因为葳蕤的蔷薇代表了春天的缤纷,还是伤心落红满地、感慨韶华易逝的悲凉。当然,按叔本华的说法,这谈不上说是

  • 最近一个朋友说要修篱种菊,开始修生养性了,我们就聊起了这个话题。“修篱种菊”语出民国才女林徽因:“真正的平静,不是远离车马的喧嚣,而是在心里修篱种菊”。意即从心灵上归于平静。林徽因当时身处乱世,特别是她的丰富的感情生活。一个是激情奔放、风流倜傥、才华横溢,满世界追着她跑的徐志摩;一个是执着相守、不离

  • 江南春色三分,一分流水,一分花木,再一分就是那婆娑的竹林了。

    “山居一隅竹为邻”,办公室不远处的沙洲上就有一片雷竹林。雷竹林面积不大,约十亩左右,在河道中的沙洲上。竹林东南角有一株梅树,梅花落了,树上结了青青的梅子;西北角有一丛蔷薇,正开着粉红的花朵,为竹林增添了色彩;一只鸭子,常常在西侧河里游

  • 山那边的一抹微云,静静的,丝丝的,被淡淡的霞光映得透亮。晚风吹来,柳丝般的漾动,绽开了她微红的笑靥。

    任凭时间老人如何挽留,疲惫的金乌毅然驮着太阳匆匆西去。只留下了林梢的一抹残红,几只不肯归巢的寒鸦,和夸父坚定的脚步、孤寂的身影。

    小小的溪流,承载着人们的忧愁,缓缓而去。旷野里聒噪的蛙声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