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活了几十岁,直到去年底,才发现一个奇妙而有趣的现象,即我从出生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与“三”结缘。

    这一现象,我是在某一天晚上突然想到的。当时,总觉得我工作、生活中的“三”很多,通过细细回想,真是这回事。

    我出生在农村,并且是第三生产队(后改为组),家中兄弟也排行老三,也就是从我出生的那一刻起

  • 今年春节,我携妻儿回老家——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榔坪镇乐园村过年。正月初二,跟往年一样,我怀着迫切的心情,去给80多岁的老人拜年!他,曾是当地的老支书,也是我十分尊敬的伯伯,名叫邓全阶。

    这次拜年,与以往不同的是,我特意带着采访任务,即当面了解伯伯当年担任村支书的革命生涯。这是我早在半年多以前

  • 在我家乡湖北省宜昌市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榔坪镇乐园村级公路旁,屹立着一棵枝叶茂盛的百年老古树,成为当地一道独树一帜的靓丽风景。

        这棵树,本身是油杉树,而后来改名叫“坛子树”。据说,从前有人将树尖截断,在上面倒扣了一个大瓦坛,于是,“坛子树”随之而得名。至于坛子是谁放的,为什么要放,又是怎么放

  • 人要长后眼睛

    自小的我在农村长大,与父母和兄弟姐妹朝夕相处生活10几年后,才离开家乡。期间,发生了一件耐人寻味且终身难忘的趣事,以至于对我影响深远。

    时间还得追溯到三十多年前,那时我还是个11岁的小学生,发生了一件每每回想起来,既觉得好玩,又颇有教育意义的事情。我老家住的是土质瓦盖的房屋。此

  • 多年前,单位组织我们到监狱接受警示教育。身临其境后,尤其是听了服刑人员的忏悔,思绪万千,感受颇深。那一双双彼此都不愿对视的眼神,变成了无声的交流,我能想象得到他们的那种无助与无奈。他们当中,曾有过辉煌的过去,也曾有过美满幸福的家庭。然而,他们因为一个“贪”字,而锒铛入狱,失去了自由;又因为一个“悔”

  • 2005年,我携妻儿回老家过春节,发生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尽管过去了10年,但是她却经常在我脑海中萦绕,让我记忆犹新,永远忘不了。

    那是腊月三十的晚上,我们其乐融融的一大家人围坐在电视机前等待春晚的到来,在离晚会开始大约20分钟的时候,我母亲突然拿着一个脸盆,我就问她:“您想干啥”?她回答道:

  • 关于对母亲的感恩情节,一直想写,只是,内心难免沉重。

    从记事开始,我就特喜欢吃我母亲包的饺子,直到现在还想吃。

    饺子,又名水饺,原名“娇耳”,是古老的汉族传统面食,距今已有一千八百多年的历史。饺子是深受中国人喜爱的食品,有“好吃不过饺子”的美称,是中国北方大部分地区每年春节必吃的年节食品,在

  • 我师傅曾是原枝城桥工段的一名普通桥梁工,1993年底退休后,一直在四川安岳老家与师娘安度晚年。他黝黑的脸上常挂满笑容,虽然仅1米五八的个头,体型偏瘦,但是精明能干,通情达理,乐观简朴,寡言少语,他名叫鲁守华。

    时间还得追溯到23年前。当时,我在原枝城桥工段小桥领工区梅溪桥梁工区任桥梁工,与师傅有

  • “宝贝疙瘩”别掉下来

    ——记湖北“最美一线职工”鲁朝忠

    2013年2月15日19时16分,我女儿打电话问我在干啥?并告诉我说:您们单位的巡山工上了中央一台新闻联播了,问我看没?得知这一消息,我差点跳了起来,并埋怨我女儿怎么不在正播的时候打给我。当时,我正在赶写一篇新闻稿,错过了好机会。这已经

  • 2014年12月22日,《人民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诗里诗外余秀华》的人物通讯,深深地吸引和打动了我。主人翁不平凡的坎坷人生路,给人留下难以忘怀的记忆。

    据报道,38岁的余秀华,是湖北钟祥市石牌镇横店村人。因为出生时倒产,脑缺氧而造成脑瘫,余秀华无法干农活,也无法考大学,高二下学期便辍学回家。从

  • 上一页 第一页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