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年腊月二十九,我回到老家乐园村(原大吉岭),陪同八十高龄的父亲给他先生上坟。自始至终,老父亲都显得精神抖擞。

    上坟的地方,距离老家大约5公里路。原来,我都是陪父亲步行去。说来惭愧,上次陪他,还是十几年前。这次,考虑到父亲年事已高,长时间走路体力不支,便开车去。正好上坟的地方离公路不算太远

  • 鸡年初一8时38分,我被突如其来的高分贝音乐声音吵醒,心里顿生不快。当我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细听时,原来是久违的广播喇叭声,心情瞬间多云转晴。

    说实话,这次在乐园老家能听到广播,颇感亲切。仔细回想,在老家30多年没听见这声音了。说到这,还得追溯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那时,虽然我还没有出生,但听父亲

  • 2016年冬月,我因父亲八十大寿回老家,正赶上大嫂家杀猪宰羊,心里甚是高兴。然而,每当看到宰的羊不闭眼的残忍场面时,内心又蛮不是滋味。

    我并不是说杀猪不残忍,而是司空见惯,更因为死后闭眼了。说实话,我活了几十岁,羊肉吃了不计其数,小时候也放过羊,但从没见过宰羊。因此,出于好奇,这次一定要亲眼目睹

  • 2015年12月底,为参加第三届“相约北京”全国文学艺术大赛,我苦思冥想了许久,终于撰写了《父亲的小背篓》一文,第一次诚惶诚恐地投给“相约北京”全国文学艺术大赛组委会。稿子虽然投了,但是没抱任何希望。可时隔3个多月后,我居然意外地收到了荣获一等奖的喜报,的确让我心潮难已。尽管不是第一次获奖,但却是第

  • 和母亲生活在一起的十多年里,每天一日三餐都是母亲亲手做的,即便没有大鱼大肉,对我而言也是鲜香可口。工作后,陪伴母亲机会少了,很多时候只能在电话里短暂问候,而回到家,永远不变的是母亲那熟悉的饭菜香味。

    母亲是一名勤劳朴实的农村妇女,她勤俭节约、贤惠持家。过去,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她一边到工厂做工,一

  • 今年光棍节,虽然不是我的节日,但却胜似我的节日,因为这一天,我收获了许多感动和写作动力。

    那天,我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篇由《作家》网站编发的散文《最后的泪》。之所以第一次通过微信群发这篇文章,并不是觉得自己写得好,更不是炫耀,是因为我写的是自己的母亲,是为了歌颂和弘扬伟大的母爱。

    从上午10点

  • 从我记事起,就感受和享受到父亲的幽默。一开始,我并不知道父亲说的那些话是幽默,只是觉得很好玩、很搞笑,只要他一开口,大家都乐了。随着我慢慢长大,才懂得父亲的许多语言就是一种幽默。

    幽默,简言之,诙谐风趣而又意味深长。我以为,幽默是一种智慧,它不完全同于滑稽和搞笑,但是却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说话幽

  • 2016年8月15日,一个万家团圆的中秋佳节。我携妻女回到魂牵梦绕的老家大吉岭过节。每当我们踏上艳阳高照,空气清新,景色宜人的家乡这片土地时,心情爽快极了。

    与我们同行的还有侄女、外甥女两家人,一起来到大嫂家。当天下午,我父亲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问道:“我们是打‘十七个’(花牌),还是去捡板栗?”

  • 今年,母亲离开我们整整8个年头。期间,我经常会想到她、梦见她,尤其是逢年过节时更加想念。中秋将至,我倍加怀念天堂里的母亲。

    回忆过去,我与母亲共同生活了42个春秋。但真正与她朝夕相处才十几年,因为,自参加工作以来,一年到头难回家一次,即便回去,也才几天时间,像点火一样,又得赶回单位上班。因此,总

  • 2016年7月11日19时07分,湖北长阳老家突然传来老支书邓全阶辞世的噩耗,我心情特别难过。

    之所以突然,是因为就在前一天夜晚,我利用回老家办事之机,和父亲、女儿、侄女等一行4人,还去看过他。当时,由于去得晚,他已休息。当听他大儿子说他并没有睡着时,高兴得连忙快步走进床前看他。当见他第一眼,给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