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位于鄂西南山区、清江中下游的土家小县城,有一个自发组成的四人朋友圈十分活跃,迄今为止,已近30年时间,那些惬意温暖的快乐日子,总在时光中静静流淌。

    这个四人行,年龄相差不到四岁,男的是我,年龄排第二,另外三个女孩子分别排为老大、老三、老四。1987至1989年间,因同在一个县城

  • 早在17年前,长达70多天的一场生命大营救,令人终身难忘。提心吊胆的抢救过程,虽惊心动魄,扣人心弦,不堪回首,但结果圆满,欣喜万分,感天动地,乃人间奇迹。

    ——题记

     

    2000年11月9日下午,天色阴沉,微风徐徐。正在办公室忙碌的我接到不幸的电话,侄儿启胜乘坐别人的摩托车摔得人事不省,

  • 2017年11月18日,我有幸随宜昌市果园文学读书社社员、神州小喇叭队员一行40余人,奔赴向往已久的兴山县采风,紧凑、欢快、宜人的轻松旅行,让我感慨良多,收获颇丰。

    收获了温暖。我是由热心的若水老师引荐,入社不到半年的新兵,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特别感谢果园社区和文学读书社给予的福利。活动中,

  • 从小,他们共同生活在海拔1000多米高的土家山寨。这里,一年四季绿树成荫,风景如画,空气清新,美如仙境。优美的环境是繁华都市难以企及的世外桃源。在这里,曾留下他们美好难忘的童年时光。

    他们是娃娃朋友。两家仅一山之隔,才两公里之遥。据长辈们说,他们还有点沾亲带故。他称她父母为大叔、大婶,她叫他父母

  • 时光飞逝,转瞬即逝。我的同事王老大已退休近三年时间。他是一个闲不住的人,退休不久,便再次上岗“就业”。

    这个王老大本是武汉铁路局荆门桥工段的一名退休职工,与我是同事加老乡关系。之所以尊称他老大,不仅是因为我们一批入路的他年纪最大,更主要的是为人处世方面做得到位,细微之处见真章,否则,也难以服众。

  • 位于湖北省宜昌市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榔坪镇乐园村二组大吉岭村级公路旁,有一栋坐北朝南的房屋,住着一位曾从事过28年农村接生员(亦称“接生婆”)的花甲老人,她就是我的亲幺姑钱继翠。

    时间还得追溯到1969年。当年10月,正值十七岁花一样年纪的幺姑在贺家坪卫校培训学习两个月。之后,她便与接生员结下不解之

  • 2017年9月25日,秋意浓浓,秋雨绵绵。我跟随青岗坪村扶贫工作队队长、第一书记郭兵和村支书张室灯、三组女组长郭华中等一行4人,到该村三组张书记帮扶的贫困户李祥彬家中走访,让我见证了一件难以置信的新鲜事儿。

    走访途中,张书记向我们介绍下一户有个“醒醒”(指憨、傻、笨),当时,我和郭队都信以为真。

  • 光阴荏苒,转瞬即逝。截至2017年9月19日,我从事扶贫工作整整一年时间。回想过去,那一幕幕工作的场景,一件件落地的实事,一张张朴实的笑脸,一幅幅美好的画面,总是萦绕在我的脑海中。

    去年的今天,因工作需要,我被单位委派到武汉铁路局承担的湖北省宜昌市长阳土家族自治县贺家坪镇青岗坪村扶贫点,从事精准

  • 剃须刀是每个成熟男人的生活必需品,这似乎没什么可说的。然而,我这把剃须刀却有些特别。

    9月8日晚,我回家刚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帮妈妈做饭的女儿便笑着走了过来,顺手从茶几上将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递给我。当时想,又用快递买什么了。原以为是她自己买的东西。当仔细一看,哈哈,原来是给我买的剃须刀。我喜出望

  • 金风送爽,凉露惊秋。2017年9月3日,我有幸参加铁路知名作家王同尧新著《我在春天等你》首发式,时间虽短,但收获较大,不仅使我增添了文学写作的激情和动力,而且更使我深深感受到文学的魅力。

    参加首发式的近50名嘉宾,来自四面八方,大家欢聚一堂,共享文学盛宴。首发式议程紧凑,内容丰富,畅谈文学,感化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