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乡村人,家乡最显著的特征就是鼓架山严西湖,我的家就在鼓架山山脚,离严西湖百米远的湖岸上。算是武汉地区的偏远乡村。

    这个乡村从远古走来,到如今仍然保持着一袭古老的原貌,不曾有多大的改变,特别是生活习惯,都延续着往日民风习俗,它让人们在这块土地上生生不息,繁衍生息。

    从建国到改

  •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山含情,水含笑,我亦轻驾去老桥。

    老桥位于洪山区西部,有着一百六十一年的渊远历史。

    3月30日上午,风和日丽,云淡清风,洪山区作协全体成员,借春天的明媚阳光,到老桥组织一次笔会活动。

    相聚一起的文友们衔一腔春天的执念,怀揣想了解老桥、走

  • “ 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衔一抹春的清丽,披一肩冬的温媚,沿着季节的小路,走进春的艺苑,都说春是绿色,我却恋上了红色。

    红,在春的光焰里交舞作变,滴翠成缕缕明媚的情思,花香满径,蕊覆馨苑。痴恋,疯狂、遐思,沉醉,难以表达此时的心情。风临摇枝,光复怀瑞,

  • 春节已去,可余音绕梁。那日,趁着午后的阳光,我饶有兴致地散步在小区林荫道上,偶尔听到坐在休闲凳上的居民们津津乐道地谈论着春节中发生的趣闻,而且个个振振有词地回忆过年往事,手舞足蹈地描绘得有声有色,她们七嘴八舌的热议,一会吸引一大帮凑热闹的人。

    听着她们的热议,燃起我那些难忘的往事。

    其实年代

  • 一声春雷惊醒了我的睡梦,朦胧中聆听淅淅沥沥的春雨透过窗棂,送来春天悠扬的如笛声般的问候,这就是春天么?让我好生惬意,我要带着那段如春天般的童话故事,伴着这声温暖的问候,走向充满阳光的日子。

    那是去年冬天,一场飞飞扬扬的大雪,一宿就把整个江城覆盖得严严实实,这给诸多出行的人带来不便,就连我也被冰凌

  • 当我翻开《湖畔听秋》一书时,恍然大悟,原来是一本诗集,先以为是一本散文。诗集让我更感兴趣,因为一直想学写诗,能读这本诗集,如久旱遇甘露,我喜出望外。诗集是武汉市洪山区作家协会副主席、湖北省作家协会著名作家胡兴武先生的作品,全书共一百二十四首诗,二十余万字,共分五个部分,是二零零八到二零一三年间诗人的

  • 老屋,一部沉重的家族史,一部祖辈们的艰辛史,它是那个年代最淳朴的写真。

    老屋里,不知珍藏着祖辈们多少为之奋斗的、鲜为人知的动人故事;发生过多少悲欢离合,生离死别。老屋里,有我心中永恒的恋,难忘的情。

    从我有记忆起,就住在太祖父为我们做的那幢老屋里。它和众多乡亲们的房子一样,没有什么特别。但在

  • 一、

    那是1965年初冬,全国性的“大四清”运动,声势浩大,席卷大江南北,从城市到农村,从工厂到学校,一场整风运动轰轰烈烈地展开。记忆中,当时村里的秋收基本搞完。男将们上公社堤防参加水利建设。妇女们留在村里搞冬播,主要是小麦,油菜都要赶在季节之前播种下去。那时,父亲是生产队长,母亲是妇女队长,他

  • 荷花情

    小时候莫过于最喜欢的还是我的老师。

    那是因为我的老师像一朵莲花始终在我心中开着。

    在我上小学二年级下学期的时候,那时,我大约8岁。是一个天真无邪懵懂的孩童。

    一天清晨,我早早起床,跑到村子的荷堰里去摘荷花。因为我们常常在荷堰旁边玩熟了,野贯了,懵懵懂懂,天不怕,地不怕。水深有

  • 晚情恋歌

    夏日的晚霞极具生命力,映射着半空的蓝天,泛着红润的霞光,把每个人的脸上涂抹着浅浅的胭脂色,吐着一种青春的活力,健康、幸福、快乐。

    晚饭之余,我到村里杨姐家去坐坐。杨姐看我的到来,一副健康的身体,笑容满面地起身向我打招呼,妹子,好啊,也递上一个凳子,我应声上前,接过凳子,随身坐下,看

  •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