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致敬一线公路人

    谁不说家乡好?家乡的变化不仅仅局限于近乡情怯,还有家乡巨大的变化,记忆里那条单车道的泥泞路,还有那条一直陪伴着我的伤疤,它也是记忆的一部分。以前,很喜欢坐在自家门口数过往的车辆,看在飞扬尘土里劳作的人,有时会一路小跑跟着他们热闹。

    在我们村子里就住着三位公路人,小时候放学

  • 今夜的屋前

    花园里铺满月光

    空地上雪白的小狗

    咬着自己的爪子

    洁白的月光啊!

    请温柔的替我

    捎去安康

    她一定睡着了

    不然,一定坐在床前

    累了,就睡吧

    不用想我,母亲!

    /

    金秋的九月

    母亲,一定很忙

    田地里的庄稼

    等待着收获的模样

    都在

  • 我想要一艘船

    跨过思念来看你

    带上温暖的爱恋

    渡过无边无际的情海

    来到你的面前!

    那船一定是在春天里

    温暖手掌可以托起的明天

    还有一路的花

    开呀开

    我就站在你的眼前

  • 我是一个怀旧的人,每当一个人独坐天台一隅的时候,时常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些年的操场,那些年的绿荫道,那些年的集合,还有那些年的五星红旗,唯有忘记了当年的自己。也许,那些年我太过安静,所以,我唯有忘了自己,才可以记得更清晰。

    那些年,随着秋意拭去了记忆的尘埃,似崩溃的猛狮,记忆被撕扯的凌乱无序,是

  • 最近,我亲密的朋友发现了我的写作手稿,都一个劲的盯着我看,我看着一张张诧异的表情,顿时感觉到无比的不自在。“这都什么表情?我是有爱好的人好吗?”,听我懊恼完,她们一下子就笑开了,而我心里发毛的那点东西也一下子就散了。我是一个不擅长说话的人,所以,很多时候都会给别人留下“内向”的印象,而我会写点东西这

  • 隔夜的故事

    在冬天来临之前

    谁也说不清严冬

    是否足够寒冷

    /

    第一场雪

    行人太多,脚印太多

    接受的欢喜

    随后悲伤又来的容易

    那隔夜的惆怅

    里面住着匹诺曹

    /

    第二场雪

    行人渐少,脚印变深

    适应的自然

    然后不适又来的太快

    那冬臧的仇恨{p

  • 今夜的黑是熏酒的花生米,而我还是那一个无法安睡的人,时间在辗转反侧中慢走,在安静的夜里想起往事,又准备忘得一干二净,终于开始做下决定,那么就从向别人倾诉开始。说一说过去的不开心与委屈,听一听别人的同情以及理解,但真的一无所获,我成功的复制了另一个自己,一个十分讨厌的过去,而现在正双倍的飞向我,“丢弃

  • 最近,我得到了一张黑白老照片,微微泛黄的波浪边角,还有晕染许些的地方,经过几十年岁月的洗礼,再好的保存也只能少一些泛黄。岁月啊,它珍贵的模样,在黑白的雕琢里,安静的好像一首温暖的诗,再到重逢的那一刻,清晰了多少故事,唤回了多少的过往。

    照片里的孩子笑的不一样,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高兴与拘谨。

  • 昨天

    我还在梦的娘胎里

    翻转、滑翔

    没有痕迹的路上

    勇敢的追逐

    自己想要的东西

    可是,今天

    有人嚷道“快停下”

    “你在走没有路的路,很危险”

    我停留下来

    “什么是路,他在哪里?”

    有很多声音在说

    “路就是许多人走过的地方”

    我问“为什么?”

  • 我想到很远的地方去,就像一只鸟一样流浪在不同的城市,带上自己的心情,每一天都过成不一样的日子。我会坚持飞的很远,努力飞到有你在的城市,也许我不会停下脚步,但依然会记得你的好。我们真的好像夏雨里的纸飞机,明明无能为力,却还总是坚持最后存在的理由。

    两个人的故事,总是说不清道不明,痛也痛的断断续续,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