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晨推开窗,一阵寒冷的清风拂面,啊!忽然眼前满幕一片银白的世界,小区一片雪白,漫漫白雪,一片静素的美丽,小区是那样的沉静,楼道里一串串雪地脚窝把目光引向远方,绒绒的冬雪覆盖着眼前的世界,藴韵的俏丽让人神清气爽。一排排车位上一变以往的色彩,白色的甲壳在雪景中素净沉思,竹林也改变了以往的清脆,在轻轻摇曳

  • 酷暑时节,阴雨绵绵如丝的一天,在软软的沙发上越沉越怠,望着雨窗的玻璃流淌着雨痕斑驳,现在离不开键盘的日子更觉闷慕无尽,一杯茗香入口,茶韵悠悠扬扬,已近七夕国人的情人节,近来总是回忆起年轻时的初恋,三十几年从未想过这一凋残的恋殇,我想挣脱,便雨赏街景......

    漫步在雨雾蒙蒙的花园里,感到街上少

  • 怀念一生如歌;如花的岁月,像高山苍翠,像晴空流云,像小溪娟娟清澈的流水,像黛蓝的夜空中璀璨的星河,像冉冉升腾弯弯的皓月当空,像五颜六色姹紫嫣红花海无垠。

    每当能静下来时,每当又一个昼夜覆盖了白日,如烟云的思忆,在走向暮年深深时,常常梦幻般回忆流年往事。在我出生的地方,童年、少年时代生活的地方青藏

  • 高山映像总是不断的出现在心海,有些年了,没有大山的回忆,在走进暮年之前便有了电影般的回首,记忆的回放始终不断。每当闲下来或阴雨连绵时,沉重的心便带着我回到那巍峨的祁连山脉之中,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静。

    硫磺矿本位于祁连山的青海省境内,但进山和出山必经甘肃省的玉门镇,由此进出转运。又一次进山,出了

  • 在书本之中,突然听到一阵电话的铃声,稍加舒展便在电话中听到女儿柔美的声音,“爸,出去玩吧,不然你的旅游年票就要过期啦”,啊,不能为了年票就出去花钱吧,嘴上虽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丹江水库,久违啦,再次走进丹江风景区是我早有的夙愿。在我游过的山中,伏牛山间的丹江是我心目中唯一的青山绿水。如

  • 盛夏盛夏的浓绿,醉在心扉,每当寂静时,总有一种幻想,一种说不清的回首,浅怀岁月,满纸悠悠情,岁月悠悠,往事如歌如烟又成风……总在祁连山,疏勒河泮间回荡,那高原群山之巅,蜿蜒疏勒河边纵有说不尽的情难以释怀。那几十年前的岁月,在心中孜孜不倦的流淌,渊源流淌。

    在人生这首乐曲中,总有些委婉地;欢乐的不

  • 七月的夏天炎热无比,连续的干旱使七月的天地燃烧着,人们对雨水期盼至极,太阳快落山啦,知了高唱着酷暑难耐,隐藏在树荫下。隔窗仰望天空,居然发现西北的天空乌黑一片,逐渐越来越近,大风之后,闪电鞭打着乌云急急地催过来,小区的楼群内便旋起大风,随风飘起的塑料袋旋转着飞舞着,远远的雷声沉闷的震荡在空中,雨点也

  • 上一页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