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信息快速传播的年代,打电话、发短信、看新闻、玩游戏、网上办公等,均离不开随身携带的手机。

    自己接触手机是1998年在广州芳村一位客户的花木场,当时他拿着摩托罗拉3200大哥大,颇有架势地跟客户谈生意。客户打完电话后,他还特意把大哥大递给自己欣赏。欣赏后,自己还用它与同事通了电话。通过使用过大哥

  • 每年春节回江西南丰藕塘村老家,自己总会借机会在村里上下走走,一是与多年未见的老人叙旧话、拉家常,二是四处晃荡看一下村里的老屋,其间的收获与感悟不言而喻。

    藕塘村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由原来的400多口减少到目前的200多人,这除了跟生老病死有关外,更多的是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很多人选择了外出打

  • 在我国,绵延五千年的家谱记载着本族姓氏源流、先祖迁徙、世系图录、人物事迹、祖训等风俗人情之内容,记载了一个家族的脉络,承载着炎黄子孙寻根问祖的情结。

    为弘扬中华民族文化,实录唐氏族人的繁衍成长,激励子孙奋发向上,自己于1996年有幸参加了村里(江西南丰紫霄藕塘村)唐氏修谱工作,成为当时最年轻的“

  • 清晨,走在鹅卵石铺就的村路,砖壁上蔓延着层层青苔,木质结构的老屋布满了风霜雪雨,年久失修的古屋处处流露出破败的苍凉。

    地处江西省南丰县紫霄镇藕塘村,据《唐氏族谱》记载,明洪熙元年(1425年)唐氏十九世祖鲤公迁入藕塘建村。80年代古建筑有司马第、井头、岭仔上、拾青园、大佛号、新屋、大厅下、新厅下

  • 炎热的夏天,空气中似乎带着一种不安的情绪。我透过窗户望着天空,突然想起了一个值得怀念的人。就在这时,一阵电话铃响起。惊惧的我久久的不敢去接听电话。但随着电话铃一阵接一阵的

    响起,使得我的内心情不自禁的酸痛起来,这种酸痛如针灸扎肉,无法回避。我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斗争后,还是鼓足勇气拿起了铃声不断

  • 我曾经与男同事讨论过这样一个话题:“希望自己娶的妻子能具有多重角色”。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工作压力加大,大家认为妻子应具有多重角色的转换功能,妻子、情人、知己、女儿、母亲。尤其是对那种在工作上做出了成绩的男人来说,显得更加迫切。

    作为一个男人,需要妻子把家里收拾干净的同时,相夫教子,体贴丈夫。当

  • 绿化艺术一体化,生态保护靠大家。寻文化广场,来东莞中心广场。海纳百川,厚德务实。改革开放以来,东莞凭着优越的地理位置和投资环境,大量吸引外资,发展经济,并取得显著成绩。经济腾飞的东莞,也加大了城市的文化建设,广东东莞市中心的行政广场就是一处以绿化、艺术、休闲、观赏于一体的大型广场。

    标志设计的美

  • 每到晚上,村里的王大娘准会在自家的厅堂里点上两盏煤油灯,等着村民前来谈天说地、拉家常、讲鬼故事。集中在她家讲故事的村民,讲的多数是一些鬼怪、神话之类的传说故事,故事情节曲折坎坷,听了让人害怕。当年上小学的自己很喜欢听此类鬼故事。

    依稀记得,那是一个鬼节(农历七月十五日)前后的晚上,凉风习习,天上

  • 有人说:压碎一个人的头需要500公斤的重量,击碎一个的人心只要一句话。记得儿时的自己总会被父亲抛到空中,在离开父亲的双手后,虽然有点飘飘然,但还是在咯咯的笑,因为自己的内心知道,父亲一定会用他的双手接住我。

    “我生在一个小山村,那里有我的父老乡亲,胡子里长满故事,憨笑中埋着乡音,一声声喊我乳名…

  • 上一页 第一页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