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李孝福

    我一生都在寻找女人河对岸的那个她

    于是我把自己分解成一万个不同的我

    试图从不同的角度掀起女人河的长裙,从她的肉体和血液中穿过

    此刻,有一万种女人河的气息在我的血液中交融

    当我刚要上岸的时候,发现自己失去了嗅觉,视觉也开始模糊

    谁能告诉我,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我

  • 你走时只留下了几根黑发

    我用透明的玻璃瓶将她装下

    把你的味道永远封存

    我把你的照片统统删掉

    让你的容颜在灵魂深处

    陪着我慢慢变老

    当我们耄耋之年相遇时

    我才认得你

  • ----作者:丁点

    当人们还在憨憨入睡的时候

    夜幕中传出的沙沙声

    那是扫帚与地面之间苍白的对话

    虽然简单枯燥

    但也是环卫工人奏响的

    最美好声音

    当人们还在空调房品评茶道的时候

    烈日下挥舞着扫帚的背影

    那是汗水与地面之间串起的符号

    虽然朴实无华

    但也是环卫工

  • ----致我们逝去的青春(作者:丁点)

    1996年中秋的晚上

    皓月当空

    把丰收后的稻田照得敞亮

    一排排稻草的影子被拉得好长好长

    我们十指相扣

    向一片稻田走去

    我用稻草搭建成圆形的围城

    稻草作床

    苍天为被

    圆月作灯

    那就是我们的新房

    我们彼此相拥

  • 在18个省份的管理规定中,“公函制”成为公务接待的基本准则。国家工作人员的休假、探亲、旅游以及个人接待活动均不属于国内公务接待范围,如因公务外出需要接待单位接待的,派出单位需发公函告知接待内容、时间、行程、人数和人员身份。“无公函的公务活动和来访人员不予接待”已成为各省份严格落实的管理共识。

  • 仿佛在昨天,我还是童年,光着脚丫,背着军布书包,裤兜里揣着用菜叶包裹的几片猪肉,给朋友分享,以巩固自己的“小哥地位”。今天,我发现自己变老了,有几根头发耗尽了自己,变白了,拔了又长,长了又拔。

    仿佛在昨天,我还在约会,第一次约会。那时的心脏就像被安上了助推器,越跳越快。感觉手在颤抖,脚在颤抖,全

  • “当你看到这张纸条时

    请不要诧异。

    虽然是半张纸,但上面的每个角落,

    都有你的气息。

    请原谅我,从你的作业本中撕走了一页。

    这几天洛阳纸贵,我的所有作业本已经面目全非,

    密密麻麻记的全是对一个女神的仰慕。

    每张纸已经化作一个个纸团,

    被搞环卫的阿姨们,

    传递到泛滥

  • ----为一个失去爱人的女孩而作

    思想沉入谷底

    灵魂被伤痛撕碎

    拾起一片绿叶

    感觉它很幸运

    至少还有颜色

    苍天变灰 大海变黑

    万物枯萎 群花凋谢

    欲哭无泪 欲嚎无力

    披着肉身 跟着残月

    哪里是家 哪里是车

    哪里是路 哪里是树

    空无一物 万念俱灰

  • 他从学校毕业,被分配到某乡政府上班,行政编制。他很幸运,旁人都翘着大拇指夸赞,从此他被贴上了“干部”的标签。其实,他就是一名普通的职工。记得是1995年的夏天,工资比以往发的稍晚了一些,领到365元,这不是补贴和奖金,而是一个月的工资。请不要诧异,也不要怀疑,这就是事实。

    他那时交了一个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