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赶会

    今年农历二月二十日至二十二日照例是黄楼集逢会三日,我正好在老家乡下陪母亲小住,本村的好朋友、退休教师余粮哥于二月二十一日下午来家邀我,说是晚上赶会听灯戏,看热闹。一同去的还有本村的中年教师李国威开着小轿车,在村口等着。平时回来少,几乎是很难和他们相遇,今天是盛情难却,和母亲打过招呼,我就很

  • 家乡的早晨

    雄鸡一唱天下白。阳春三月,家乡的早晨在阵阵雄鸡的鸣叫声中驱散晨雾,伴随着浓浓的春汛,悄无声息地越过田野来到了村庄,来到了院落,唤醒了沉睡一夜的村民,由一个个关门闭户逐渐地“吱呀吱呀”开门启窗,迎接第一缕春风。

    春风轻柔柔的,暖暖的,不但吹面不寒,而且还将沁人心脾的桃李芬芳以及清新

  • 下雪

    对于河南省会郑州来说,2018年的冬天是个暖冬,在冬腊月虽有两场雪下过,但都是雨掺雪,雨过地皮湿,雪落即化没有积雪,好像没下过雪一样,最冷的天气也只零下6度,大部分是零度左右,这样的天气一直维持到除夕立春。

    俗话说:“大雪年年有,不在三九在四九”。正当人们激情昂扬度假愉快过猪年春节时,

  • 过年

    小时候,我最喜欢的是过年,因为过年有好吃的,有新衣穿,还能得到压岁钱。

    在农村,进入腊月,就开始准备过年了。首先是过腊八节,吃腊八粥。俗话说,“吃了腊八饭,来把年货办”。赶年集办年货最要紧的是榨油。在大集体时,吃油一般都是油菜籽油和棉籽油,尽管吃着没有芝麻油香,但是过年每家每户出油锅炸

  • 我这四十年

    以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为分水岭,我这四十年正好经历了祖国改革开放的全过程。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我也步履铿锵、意志坚定,走过了这难忘的人生四十年,今天回顾起来,奋斗过,努力过,也有几分收获、几分教训,可以说,尝尽人生酸甜苦辣、饱经风霜,终身难忘......

    我出生于上

  • 腊八

    按农历的说法今天是“腊八”节,传统的做法今天家家户户都应该吃“腊八”饭。何谓“腊八”饭?在我们豫南地区,就是用大米、小米、花生、莲子、豇豆、绿豆、扁豆、银耳等食物煮成的一锅粥,吃了这锅粥,离过年就不远了。俗话说,吃了“腊八”饭,来把年货办就是这个意思。

    据考究, 腊月最重大的节日,是十

  • 父亲的“周年”祭

    父亲去世于阳历2018年元月11日,农历2017年冬月25日。按照老家的习俗,除“一七”到“五七”需祭奠父亲外,还要过“一周年”。今天是阳历2018年12月30日,也是农历冬月24日,按农历算,今天正好是父亲去世一周年纪念日,故给父亲过“周年”我是无论如何不能缺席的,也是尽“孝

  • 郑州市航空港区的赵宝森,是我大学时的同班同学。可是,就在2018年的年末,准确地说,是12月15日上午12时不幸因病离开了人世,享年58岁。

    其妻在大学同学群发的讣告:“丈夫赵宝森:于2018年11月26日突发心梗,经抢救移至重症监护室20余天,因心衰过重于12月15日12时去世。爱妻丁淑芳携爱

  • 浅说农村“养老”

    大凡人类个个总会遇到生老病死,古今中外慨莫能外,这是谁也抗拒不了的自然规律。人生来活一世,要经过童年、少年、青年、中年和老年等几个阶段,而最长的时间当数老年阶段。按照“人活百岁不是梦”的说法,从60岁进入老年算起,到100岁是40年,这个漫长的养老过程绝大多数人是迈不过这道坎,

  • 参加外甥婚宴记

    外甥李路石10月5日要在老家举行婚宴,是大妹夫李光熙于9月上旬在北京电话通知我的,作为独生子今年已经28岁,也算晚婚了,我是他的大舅,理所当然应该参加他的婚宴,表示祝贺。

    10月1日至7日,正好是国庆节假日,我在杜岭办事处应副主编之邀编纂精品《杜岭街道志》完成二审稿告一段落,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