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总是复杂的动物,一边是为了生活,一边是为了个人欲望,一边说着要积极进步,一边却被个人爱欲所击倒,击倒的那么彻底,那么义无反顾,以至于翻不了身。这仿佛就是电影名字所描叙的,在人间中了毒,人间之毒。

    总是有个疑问,我为什么是我,为什么生活在这里,又为什么会有感情,爱恨,人说起来真的很复杂,今天爱你

  • 认识玲是在2003年,那年我十八岁,经过一个黑暗的高考过后在县城的一个补习班就读,整天埋头在书本里,桌子上的书堆的超过了我的头,我透过两垛书本的缝隙看向黑板,看着老师不断变幻的嘴型,莫名的有些烦躁,将头转向窗外,这时我被楼下路过的一个侧影所吸引,在这个酷热的夏天没有带任何的遮阳用具,就这么安静的走着

  • 头上悬着一颗灯泡

    发出微弱的光芒

    你却不能正视它

    那微弱的光芒也能将你的眼睛灼伤

    这就是顽强的生命力

    虽然很弱

    但却很坚强

  • 在银行机关工作,每天三点一线,偶尔朋友小聚,踢踢球、打打牌、喝喝酒,我一直将这些方式作为使我解压的良药,确实,在运动之时、熬夜之时、醉酒之时,得到短暂的真空,在这个真空的时间里,我可以放纵自己。但在运动过后、熬夜之后、醉酒之后,一切的一切在短暂消失后又重新回到了我的身上,哪怕一点点的改变,哪怕一点点

  • 上海的午夜,从外滩经过,迎面黄埔的风,掠过我的额,抚过我的颊,钻入我的鼻,吻过我的唇,让我感到丝丝的哀怨。

    梦中的我,处于遥远的空旷,由近至远,只看见无尽的夜,夜的无所适从,无所适从的思念,思念灯火阑珊的寂寞。

    回到现实,那远处黄埔的风,让我的一丝丝哀怨,飘向远方。

    再回首,我已融入这上

  • 昏黄的灯光在太阳消失之后进入了我的眼,我的忧郁随着过往的灯光一起跳动着,我羡慕烂漫的人,生活在自己的个性里,该哭该笑。我努力的在生活中达到自己的预期,不服输的精神让我在高速疾驰的火车和铁轨之间撕裂着,疼痛的血液流淌在滚烫的铁轨上嘶嘶作响,我的生命随着血液一起融入疾驰的火车,在铁轨上奔跑着,向着太阳的

  • 执子之手

    让时间在这一刻停留

    留住刹那芳华

    抚上爱人的额头

    往昔、今时

    印上心头

    不禁将身边的可人儿拥入怀中

    指头停在红唇

    虫儿的欢叫

    星星的舞蹈

    如果没有鸟,森林是寂寞的;

    如果没有风,云是寂寞的;

    如果没有水,山是寂寞的{p

  • 早上起床,感觉一丝凉意,起来关上半掩的窗户,又觉得有点闷热,索性起床洗漱。下楼,刮过一阵穿堂风,让我不自觉的起了鸡皮疙瘩,但感觉很爽,在这炎炎夏日能有此般待遇。吃了早饭准备开车上班,可刚出大门,雨就由小到大,由稀到密的下了起来,二十米的路程足以将我淋个半湿。进了车内,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混身温暖

  •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