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着自己办公桌上的两本台历,一本翻尽,一本待翻。2018还剩下最后一缕光阴。唏嘘感慨,岁月就像沙漏,缓缓流淌如诗荡漾。一年的光景尽显,一幕幕就像倒叙的黑白卡带,时空歌者沙哑的嗓音,歌声中充满静逸的惆怅、灰色的忧伤。想写点这一年的故事,却说来话长。桌上那盆玉树,一年前小豆芽般模样儿,如今也长出了半扎有

  • “秋悬若枯荣,春意早发生。冬临千山雪,夏始蝉闲鸣。”

    叶子落了,来年还会长出。无用谁裁剪,春焕柳成荫。可岁月,如春江水,一去便无复返。那年、那月所有美好与不美好,已风化尘蚀,剩下那么点零零碎碎,被刻在了几张泛黄的老照片上面,卷曲着单薄的那样有气无力。时光如流,涓涓不息,可人生?不过似天边飘散的一

  • 苹果熟了

    苹果,但凡提起,第一想起得是牛顿,第二先瞅瞅自己左右两边的肾。牛顿的万有引力和乔布斯的Phone真的是享誉世界。而我今天想说的这个苹果和上面两位已经和上帝会晤的人,毫无瓜葛。就想简简单单说点乡音,聊点乡情。

    洛川,地处黄土高原,四季分明气候适宜。祖辈们多大多数靠种地讨生活,过的是真

  • 北方这座滨海小城,夏天的光影还算温顺,比不了南方艳阳那般燥热。一缕轻柔的海风掠过,略带腥咸却有说不出的清凉、舒坦。蔚蓝的大海,金黄的海岸,天空晴朗的那般纯净。周末黄昏,携妻、儿,带着帐篷、隔潮垫,穿过临海公园,躺在沙滩上枕着胳膊,听海浪的声音。夕阳斜漾,海面金光璀璨,波光嶙峋有些许耀眼,儿子光着小屁

  • 翻云覆雨死守的爱情,半生潮落、潮落,终和你牵手,愿我们一起慢慢变老,此生不渝。

    秋若不到,了凡初现眉头,执念锁心,来世何求?故事说来悠长深远,那年,一双布鞋,怀揣一百块钱的自己,只身江湖。又一年浓夏时,又一朝离别季,参加儿子幼儿园大班同学们的毕业典礼,看着上小班的他在舞台上像换了个人似地在跳舞,

  • 梦里江南,生如夏花。满天下的绿,已绿的无忧无虑,蔚蓝的天,连孩子都在追问他的父亲:爸爸,天空的云彩都跑去哪儿了?河里的鱼,水中的花,远处的帆船,甘冽的西瓜,满杯的扎啤,美味的烧烤,这个放纵的季节,就像青春绽放的样子。

    夏至,本该烈焰如歌,可岁月淡淡忧伤,像握在手掌心的一缕细沙。吃过夏至面,一天短

  • 橘黄的街灯,有些许暗淡,或许是因为气温的缘故吧。冰冷的空气,清冷的街道,薄薄的像披上了层轻纱,原本明亮的街灯看上去黯淡失色,像蔫了的茄子。透过辐射下来的灯光,隐约可见天零零散散飘着雪粒子夹带着丝丝细雨,看上去纤纤如丝。街道两旁高耸着的电线杆子,脸肃穆,像丢失了枪的卫士,显的略有恐慌面露沮丧。一辆辆飞

  • 恰逢初夏,窗外葱葱郁郁,一抹新绿。空气中多多少少,还残留着春的风趣,不骄、不躁,没来及看刘若英的《后来》,《后来》就已沦为后来。或许这是一个怀旧的年月,从辛夷坞《致我们终将失去的青春》到郭凡《同桌的你》,再到九把刀《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票房都不错。看别人所有美好的青春记忆,似乎窸窸窣窣也有自

  • 真难得,在记忆里,自己生日这天,不是风起便是雨即,今年不同,北方这座滨海小城已入春末,放眼一片葱翠,柳叶新裁,满园花开。蔚蓝的天空,干净的像面镜子。柔软的细风,轻轻掠过,舒爽的就像童年的脸上刚擦的雪花膏,细腻、嫩滑。

    三十四岁,已到了不大亦不小的年龄,细算,差不多几近走过了人生一半。都说十年磨一

  • 二0一七年,淡漠亦淡墨,因为你、我皆凡人。一年光景,像一缕风,一丝雨,轻轻掠过,未曾带走一抹尘,窸窣漂落,未留下任何印迹,岁月仍然还是这个样子,走过的是,毫无水印的人生铅华。

    “岁月不饶人,我,我们,亦曾饶过岁月?”多少人心有不甘?多么美好的假期,就这样,悄无声息,没了!诸多遗憾,或许生活这般,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