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次成功的手术

    杨冰

    读罢杜夫香的 小小说《手术》(载本站今年六月五日),伏案而思,不仅为作者匠心独运妙成此文而鼓呼。

    一段时间以来,在社会上的一些医院里出现了一种“术前请吃喝,术后送红包的不良现象,文学界便是涌现了一批以医生收取病人手术费为题材的讽刺小说。《手术》的作者另辟蹊径,选择了

  • 坯子

    夫香

    坯子是个人。只因生下时满身满睑的皱纹,肤色灰不溜丢,他奶奶说:真像块泥

    坯子,就叫坯子吧,就叫了坯子!

    坯子现巳五十有二,属于老人了,做就慢慢吞吞做,不做就太阳地儿或树荫地儿

    一蹲鼓堆着。

    坯子年轻时能扣得一手好坯子,有一年,坯子在河南扣坯子扣到冬天,家里捎信{p

  • 信息

    夫香

    雾霾很重。

    王江文刚登上汽车,兜就震动起来。他知道是手机短信,可能还是垃圾短信,但不管怎样当代技术还不能把粮玉和垃圾从震动里分辨出来。他打开手机,见是一条有用信息:

    上车了没

    上了

    把这两天的信息全部删掉,聊天记录回去检查一遍也全部删掉

    恩。放心好了。都已经删

  • 弥留之际

    夫香

    今天是杨模在医院躺着的第十六天,他的胸,气管有时候也说不准是哪儿反正都在疼,还憋,憋得他光愿意哼哼,但哼哼妻子会难过,他就尽量憋着不哼哼。夜里一点多他实在憋不住了,又哼哼......

    妻子问:“又疼?”

    他答:“也不是总很疼,主要是气不够用。”

    “叫医生看看,打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