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刚经》中有著名的四句偈语:“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能理解就不解释了吧,真要解释个透彻,就没什么意思了。我和它有过一季如影随形的温馨时光,临了我却欠它一个道别,如今提笔记之,未尝不是一种方式。

    晨梦醒来,眼角闲闲一瞟,见一则据阿根廷新闻故事而编写的短文——2002年

  • 足不出户,都知道缀满小黄花的藤条又在春的木栅上傞傞扭起来,也晓得高枝上的二乔玉兰又扯来蓝天作伴,君不闻小巷细弄里的空气亦新亦香吗? 一度以为到了这把年纪自己的心境差不多可以修得出红尘十丈之外了,若长袍加身大概也会有隐士之风骨,以为花儿再美也不会怦然心动,心中的执念可以轻轻放下,背弃的人事都会坦然原谅

  • 如斯风和日丽,两位猫小姐走着走着便不顾赧颜羞涩 ,在温热的水泥地上忽然四仰八叉地打了两个滚,闻见笑声,她们机敏翻身,神色盎然且夹着几份清高去流浪了。难怪哦,自去年冬季至迄今, 一睁一闭似乎总是雨水绵密的阴湿天,好像这天色这周围的风物随时都能脆生生地拧出水来,孩子三姑每次从北方回来过年,也会生出这句

  • 冬至已至,可数九寒冬的寒气好像还在远方的路上未曾完全抵达我们,心细的还能见着“黄菊犹残枝,纤鳞泳清池”,住在乡村的人姑且还见过几次玄霜田间伏的景象,住在城市楼林中的只是听我们偶尔提起才会感知。雪,离我们更是遥遥无期,大雪节气那会,倒是听天气预报过两次中雪,江南本多情,就该有一场风花雪月让我们穿越一次

  • 古云:南方多云多雨多旧事前欢。也许这就是区域气候的不同滋生不同的生命况味吧。隔窗聆听雨雾里的鹧鸪鸣声,幽远而湿润,突然我就想打开手机唱首歌了,手机时代看似瞬间摆脱了人的孤单,但往往又会在之后陷入加倍的孤单之中。檐下的雨依旧窸窸窣窣地滴落,去楼下整理废弃的书桌,打开抽屉居然翻到一部完整的“我的手机进化

  • 水池里又躺着几根茭白,是孩子大姑从河塘刚掰的,大雁像句子一样掠过天空时,河畔的茭白正当丰腴出水,刚掰的茭白鲜嫩且甜丝丝的,哪怕天天吃也不厌,丝、片、块状想咋做就咋吃,以前的我们还生吃呢,生在水乡,水生俗物常徘徊于唇齿,也不知道我们这里的人会不会多了一根柔骨。

    “藤花浪拂紫茸条,菰叶风翻绿剪刀。闲

  • 露华霜重,繁叶落径,时光蹁跹着绕过我碌碌无为的指尖,也绕过我随风流浪的身影。晚秋与我有约,于是,我野步秋野,一任西风扬起我的黑肥布衣,任飘飞的黄叶自黑色的肩头跌落身后,只差田中野歌了。独行是一个人的逍遥,千万别说自己孤独,其实,猫也时常在流浪,夏天的草帽还挂在秋天的树上忍着寂寞呢。

    两人闲步不觉

  • “斜阳伴晚烟,我像归鸟倦,晚霞伴我过稻田”霞彩染过的稻田由风泛起金灿灿的波浪,陌上归人的衣袂轻轻拂过低垂的稻穗,这样的乡村画卷有没有美到你?我庆幸自己长在乡村,常与大自然的风物融于闲美之中。也许城里人会眉毛一挑地说:“不就是个农村妇女吗”只可惜,老家的稻田已渐渐被林立的高楼所占领,我和姐相逢不再相携

  • 广东一带的人们在 “山竹”强劲的狂风暴雨里东撞西跌时,我们则坐在似溽热的夏天一般的秋季里沉闷,不如看看电影吧,看《瓦尔基里行动》觉得热,换了《塞尔玛游行》《坚强的心》觉得更热,哪怕换成《锦绣前程》还是凉爽不起来,头昏脑胀,时时冒出去外面透一透气的念头。向晚,窗前的枝头总算轻轻摇晃起来,乘风而走,发也

  • “古木香衣”当我写下这几个字时,难免会浮动起小事夸大的心虚,但无论如何觉得以“旧木”或“陈木”为题无法绎释我的心绪,那就允许我如此夸张一次吧。每次我打开衣柜,从旧木衣架上取下心仪的衣裳时,总会有意无意地嗅一嗅历久的木香,这股木香于沉默中丝丝缕缕侵染在布衣纤维里,穿着这样的木香衣会慰藉羸弱不堪的灵魂,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