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换口味

    活过六十,没干过别的,就教书养家糊口,在家闲着,想出去换种口味。

    机会来了,不是自找的,是碰上的。

    老板答应,当管理。练书法绝对不是问题。

    于是,我坐飞机远去。

    这里机器轰鸣,尘雾挡眼。锯木工人操纵着机器,在如初冬浓雾般的空气里,一次性口罩也许成为摆设。

    昨夜我被老总

  • 题目:《走》(尹明)

    正文:

    繁华街市的角落,有一张粉脸。不想看清楚,走。

    老师评点:

    ••我不认识尹明。但是他的回答让我很满意,为什么呢,因为他是该讲的都讲了不该讲的一句废话都没有。所以我需要这么一句话,来点播就可以了。不要什么连名字都写上,风景了解也写上,没必要,因为我只看写人。

  • 繁华街市的角落,有一张粉脸,不想看清楚,走。

  • 看望许老师

    自从在湘潭日报发表《想念许老师》,就一直想着要去看望许老师。但多年的家庭琐屑及教书繁忙,没能如愿。现在我退休了,偶尔和同学提起去见许老师一趟,但时间难以确定,大家各有各的事情,不能同时抽空。今天,本是要去搞家教的,但老板说他的儿子正忙于期末复习,双休日家教暂时放下。于是我想利用这天,

  • 在艺术追求中升华自我

    郭世平在网络教学中说:一般来说,现在50多到60岁以上的人就写不了书法了,因为他们的观念是“写字”,不知道书法是一种艺术。我想这种看法未免太武断了。书法这东西应该是没有年龄限制的,如果用这种论调能把老年人的书法追求一棍子打死,那么,搞书法艺术的老年大学还有开办的必要吗?一些

  • 在书法爱好中品尝人生

    我是个书法爱好者。记得刚进入中国书法网时,我就以此身份注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在网络的宣传越来越多,各种虚拟的头衔接踵而至,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算书法界的哪一根葱。 总而言之,我漂浮着,沉醉着,爬滚着••••••在喧哗中求着宁静,在潦倒中存着期盼,最终领略生命价值的内涵。于是

  • 红旗飘飘,在我心中

    《红旗飘飘,引我成长》读后

    刚办完退休手续,又受聘于学校代课。

    偶尔,踱步来到这所学校的操场,我的目光便定格在旗台。

    短短的代课期间,竟因一本《红旗飘飘,引我成长》的课外读物所感动。这本书原是教育孩子学习英雄模范人物,做好新时代接班人的,学校要求老师搞好辅导,我才

  • 糟糕的职评

    尹明

    临近退休,眼角基底细胞癌切除后,眼疾加剧,视神经萎缩,白内障来袭。面对最后一次高级教师职称评定,我进退两难,几经纠结,我终于决定,最后再试一次。

    按理说,再过两个月我将离开学校,退休养老,以前参与的多次职评我都碰壁,或者因不合“基本条件”被拒之门外。这一次说是对老教师,

  • 我的做人境界

    我是一个爱写作的人,却很久没有写东西了,感到失去了什么似的。在我的心了一直有一种想实现却没有实现的境界。那就是文学。我想用写实的笔法再现心灵的本真。很想把一些文字敲出来,却又感到没有灵感。总感到现在人们所经历的事情远不是迟到的文学能洞擦得了的,生活中不少的故事,就已经是小说电影了。

  • 三峡行

    尹明

    11月26至29日,中国国画院在湖北宜昌隆重举行“一带一路全国百位书画名家百米长卷创作工程启动暨颁奖仪式高峰论坛”。出席会议有联合国文化艺术委员会主席李文波先生,中宣部原文艺局副局长成志伟先生,外交部离退休干部局副局长、中央国家机关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李少青先生,国务院国礼(海外)

  • 上一页 1234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