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些眷恋是与生俱来的,不管是在一碧千里的春夏,或绵黄天际的秋冬。那些零星记忆就像蓝天里的丝丝艾发,在光阴温慈的梳理下,渐渐柔顺起来。

    始终忘不了小时候在乡间田垄上奔跑的身影,沟渠四周布满了生生不息的野草,那时候的田间地头,草的品目繁多,穿插在野草之中的小花自然也像遍布的星星那样,羞怯地探头张望,

  • 晨间,一场雨下的有模有样,细密密的像极了我时高时低的惆怅。风,远远地吹来,那些摇曳的树冠,起伏的草囊依旧保留着深秋时的模样。

    静静的西窗外,那株邻水之树,交叉的枝桠间驻着一对属于天空的眼睛,隔着一幕雨帘与我相视。此刻,我注意到那雀鸟也是有灵性的,它那么地温婉含蓄,没有恐惧,没有烦躁,就连那些素颜

  • 那些茧

    在掌域中糜化

    遮掩岁月的慌乱

    //

    那只眼

    在愁页里游荡

    孵绘羞愧的包浆

    //

    那年

    目别青春

    风裹挟着低逐的鸟鸣

    烟逝在凌乱云端

    //

    每年

    我都会站在立冬的路口

    眺望从春天走出的童年

    以及那些

    从河里捕捞出的思想

  • 曾经

    //

    用左手抹了下脸

    于是,便有了晴天

    用右手抹了下眼

    于是,浮起了那个曾经的你

    //

    回味

    //

    我在用橡皮的余香回味

    回味你手尖流过来久远的温度

    拿出保存你当时借我的铅笔

    留恋起你笔端下羞涩的书笺

    诗跑出眉宇

    轻轻的摇在你的倩目里{p

  • //

    今天的风很柔

    像你的手

    伸向

    滋糯糯的天空

    //

    乳色的云

    从沸夏的锅底

    掀开薄薄的蓝衣

    颤微微地探头

    //

    你的撸浆

    驶离最后一趟月亮湖

    水花悄悄拍出一个

    清秀秀的立秋

    2014.8.7。晨

  • 上帝啊

    你任性的一个喷嚏

    可知堰塞湖里聚集了多少哭泣

    //

    上帝啊

    你乖捩的一跺脚踝

    可知龙头山下刹时就天崩地裂

    //

    “阿杰路”,鲁甸

    苦难的鲁甸

    鲁甸,“阿杰路

    坚强的鲁甸

    //

    那一声从云背上传来的哽咽

    已把长江和黄河的心揉碎

    五十六

  • 谁用琴韵悠扬

    谁撒花叶飘娟

    谁的溪水在你酒窝里漩涌

    谁在收割诗文的笑容

    //

    笔被你的声律绑架

    耳朵里结满了待开的花

    岁月的面膜一层层褪落

    你用清露把我温熨成书

    //

    绿色的队列里

    繁花如期释放着抒情的呼吸

    花瓣上隐约的红晕

    在你眼雾里沐浴后显现{

  • 我顺着风

    被吹进天空之城

    蓝海里的白帆忽隐忽现

    橘色的阳光

    穿透指甲下的六弦琴

    柠檬味的疼痛

    手指芭蕾迷样的舞动

    //

    和弦层层流出琴腔

    顺着我柔软的腹部

    顺着风

    伸向天空

    踩上霞光的睫毛

    看一群过路的天使

    撒出丰满的笑容

    //

    沿着弦

  • 十二月

    倾斜的十二点

    你在河边念起咒语

    水草逃逸

    莲瓣辗转河底

    冬起

    //

    于是

    你就用太阳的摇椅

    欺骗我对冬的好奇

    不,别骗我

    就在刚才

    雄赳赳的寒流

    还成群结队

    //

    求求你

    真的求求你

    别用肮脏的雾霾

    把冰凌的薄霜掩盖{p

  • //

    谁在为冬签名

    冰水沸腾命运

    枯叶掠起忧伤

    眼神游出镜框

    //

    石凳

    路灯

    青苔爬满荒诞

    浮光昏黄沮丧

    诗的天堂

    一株雏松的陪葬

    //

    远处的文墙塌了一半

    散落了诗人的毛发

    是翻卷了的马尾花

    //

    空气里内容已经改变{p

  • 123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