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晚思今事

    人生如役囚

    何须忧望月

    酌酒解寒愁

  • 江水悠悠 去而复舟

    行之摇扇 乐之循游

    有女吟兮 姗姗向晚

    有君慕兮 江水无忧

  • 炎炎之夏 伊人薄装

    车之渐疲 风之无息

    时之吾愁 树之静语

    时之吾忧 春之何遗

  • 青戈之岸 丁桥为邻

    山色相依 云岭孜孜

    有客来兮 放歌台上

    有客来兮 物景欢欢

  • 学历无高就

    绝心耻种田

    失职今创业

    豪气动云天

  • 阿努比丘是梅肯对抗反抗军的第一道防线。反抗军必须通过早期超级军方为了防止反抗军进攻而建造的防线,才能直取梅肯的大本营。此时,十万机甲部队已经陆续抵达阿努比丘附近,准备对阿努比丘发起进攻。而阿努比丘还有五十万的部队。反抗军方面由皮克和沃顿为作战指挥,而他们二人一致认为先拿下阿努比丘作为反抗军的基地,然

  • 潭州楼顶立 挥手拨云天

    晨明人未起 钢钩铁索声

    睡眼犹频望 工人乐欢颜

    钢梁装且固 细听指挥忙

    无惧高空业 电焊累煞人

    双腿实无奈 午饭饱亦足

  • 风冷催寒至

    余霞尚暖襟

    叹息春已去

    明月晚愁人

  • 改革开放了

    贫穷不见了

    随处可见的不夜城

    繁华啊

    我在静静的思考

    有钱的人多了

    穷的人也多了

  • 旧帽二十载

    陈衣近已乌

    自可认白发

    贫贱老无辜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