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一扇展开岁月的门

    作者:老张

    每逢春节和中秋的假日,人们都喜欢赶回家与家人团聚,交通运输的任务也会突然繁忙起来。来自四面八方的人朝着自己的家奔赶去,无论列车多么拥挤,路途多么遥远,路上有多么辛苦 ,回家的信念却是十分的强烈。望着熙熙攘攘往家赶的人群,我的心中对家有种强烈的特别感觉,家,这

  • 情不知所起

    作者:穿旗袍的女人

    三月初始,莫名迷落了一地的心事。风拂着翠柳,惹得柳枝飘飘扬扬却又在岁月中渐次坚强。

    我在如花的江南长大。小桥流水的风景,惊不起春色的怜惜;车水马龙的繁华,随意而漫不经心,落入画里,以山为德、水为性。

    站在晨曦中,感受“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的视觉意识,

  • 《雨》

    作者 西贝

    倾斜的雨

    拖着她的长裙

    窸窸窣窣在来路张望

    逝如风烟的光阴

    凭空起舞 沸沸扬扬

    又嗅到了熟悉的尘土

    夹杂着薄荷气味的清凉

    雨的裙裾

    扫过满地栀子

    擦拭细小的茴香

    把自己的来去之路

    冲洗的干净明亮

    留下一截湿漉漉的记忆

  • 母亲,你在那边还好吗

    作者:浏览江山

    母亲生在深山区,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小脚女人。一辈子住在深山小镇没有出过远门,她走过最远的地方是离家三十来里的丰集——去看望在那里就读的我。

    四十年前,母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从那一天开始,这一天便成了我人生中最伤痛的日子。每年,我都会默默的守候着这个特别的

  • 1、时光染哀愁,文字来生香

    作者:老黄

    那年,文字是我的初恋情人。花季的时光里藏着无以伦比的华美,便觉得痛美好得妙不可言。读书的日子,我舍弃一段段让我痛不欲生的情谊纠葛,拒绝了一切来自情谊的关怀,我身陷让我欲罢不能的文字时光。

    伤,一份爱的感怀;爱,一份文字的馨香。当别人埋头苦读,深陷题

  • 老友相聚,友情相续

    文/匡建华

    日前,我们几个老同事再相聚,除了我没有退休外,其他已是编外人员,谁也没想到三十多年大家都成了老爷爷、老奶奶,面对这样的场景,思绪早已飞进昔日青春的时光里。

    三十多年前,我大学毕业安排到乡镇一家事业单位工作,刚参加工作的我,单纯得像一张白纸,怀着满腔热情,简

  • 童年,埋藏在年轮里的笑颜

    作者:老张

    家的斜对面不远处就是一所小学,孩子们的欢笑声会时不时的在耳边响着,孩子们那灿烂的笑脸还在眼前晃动,童年,那种悠远的感觉,总会时不时的蹦跳出来。沾染了流年中的沧桑,流金岁月,灿烂过整整一个曾经的少年,纯真童年,缤纷了一季烂漫的年华,时光悠悠,载着思念的歌声

  • 亲 情

    作者:百合朵儿

    我的公公婆婆一直是跟着大哥大嫂住的,因为他们都在南方工作,经常各地去出差,他们的孩子需要老人照顾,所以一年难得回来两次,大多数时候都是靠着电话问候。

    于是我们一家三口就由我的爸爸妈妈爱着,宠着,只要听说家里没米没面了,爸爸立马就会送过来,可也不是两三里的路程,到我

  • 男人离不开的十种女人

    作者:依赖

    第一种:保持独立

    不管她是某个公司的CEO,还是餐厅的女招待,都无关紧要。她有最真诚的生活。她有自己的荣誉,她不靠乞怜维生

    第二种:不纠缠对方

    星星、月亮和太阳都有它们各自的轨迹,同样,她也不会围着他团团转。当她的星座图喻示出他的水星正在远离她的

  • 人 生 絮 语

    作者:徐玉

    -

    当不幸降临在他人头上时,他们往往都能像智者一样劝慰别人;而当同样的不幸降临自己身上时,人往往很难同样地开导自己。

    人最大的不智不是不知道,而是知道了却迟迟不愿去做,所以平庸却又自怜的人很多。

    有些缺陷放在别人身上看起来微不足道,不值得一提;但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