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年春天,朋友家里的栀子花谢了。修剪枝叶的时候,我索要了几条树枝。拿到家里,放在饮料瓶里水养。

    大约两个月左右,在长出的根须大约半指长的时候,把他们分别移植到三个花盆儿里。花盆儿是旧的,而花土是我在市场新买回来的。就这样,我几乎每天都要仔细观察观察他们,看看是否发育正常,看看他们是喜欢阳光直射还

  • 我在聆聽

    来自大唐的声音

    杨玉環的長袖

    舞動長安城

    石榴裙下

    也有高力士的叩痕

    長恨歌

    法門寺内的武才人

    或许在祈祷

    却没半点

    抱怨

    永宁宫無字碑

    几多嘲讽

    几多叹息

    历史从耳邊

    轻轻傳来

  • 在公交车上看到一个大概13.4岁的女孩,初中生模样,手里拎着两个购物袋,显然是为过年准备的新衣服。这勾起了“老武”的一大波回忆······

    已经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没有了过年的幸福感与仪式感,也好久没有了过年必须买新衣服、穿新衣服的需求。

    在“老武”还是“小武”的上古时代,孩子们一到11月

  • (十九)带领妹妹配眼镜

    1961年9月3日,星期日,昨晚,父亲让我今天带妹妹去上海配眼镜。自从去年我配眼镜去过上海,直到现在没有机会去游玩过。这次又能到上海去,心里别提有多快乐!早晨,我换好衣服,吃过早饭,拿了10元钱、1斤半上海粮票和2斤就食券,背上背包,陪同妹妹出发了。车站上等车的人排成长队

  • 什么是好文章?我不懂!我认为老百姓看的明白,受到感悟就是好文章!转发两篇,这才是写作方向:

    我和《山果》

    文/黄兴蓉

    2012年2月,我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一篇散文《山果》,写的是我在2009年去云南元谋途中火车上遇到的一件事。文中除了那个小车站的名字我记不清了之外,全是事实。我小时候是个

  • 冉小丽曾是我们西华师范大学校最美的女孩,为了她,我失眠了.

    她同我在西华师大文学沙龙会上相识,共同的爱好拉近了我俩的距离,我好高兴,校花才女冉小丽最终被我俘了.四年后毕业我考到江城的一所中学当语文老师时,她呢分在沙湾中学教音乐,在江城市8届旅游发展大会上,她的<<江城颂>>

  • 窗外的夜色,开始越来越深,伴随着轰轰隆隆地声响,火车已经离上一座城市渐行渐远,可是远方的光点却又开始密集起来,一个接着一个向后退去,下一座城市的灯火 开始若隐若现。

    天空从日落之后就开始下着毛毛雨,这会越发的大了,像一根根针,映着外面昏黄的光,时而又只能听到敲打车窗的声响,吞没在无边的黑

  • (一)

    苍枝著蕊志弥坚

    凌霜傲雪竞春先

    苦寒熬尽终难改

    傲骨临风熠烁颜

    (二)

    琼树梅开四五枝

    争春自古第一痴

    不知癯烁苍颜体

    怎耐冰刀雪剑撕

  • 丁酉冬日,与同事二十六人参加省局在西安市人民警察训练支队举办的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第六期培训班。培训采取全封闭“白加黑”模式,不分职级年龄,全员参加,为期一周,内容丰富,时间紧凑,既有队列、擒敌拳、实弹射击等基本技能训练,又有十九大精神、基层党建知识和业务知识培训,从早上六点到晚上九点,除了吃饭几

  • [一]

    暗夜记得漫漫长夜记得:多少次,我独立在楼顶遥望你。

    那时,我的思绪就成了珍奇的珠子,在青黛色的夜空闪烁。看到你,我把它串成美丽的项链。倘若有一天,你乘着夜色而来,这条项链就会围绕在你的脖颈,让那株开在寒冬的腊梅花也甘愿拜在你的洁白的裙下,不与你争高下。

    无月的夜色,少了一份美丽,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