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春的早上,湿凉凉的,穿梭在人流中,不经意地抬头,入目是路旁的桃树,一个个蓓蕾悄然挺立。叶子还没有抽芽,但花苞已然茕茕孑立,摆开了与天地争春的架势。

    蓦然想起了另一处的桃花,湖畔的桃花早已三三两两争先恐后地绽放了,一朵挨着一朵,你挤挤我,我挤挤你,时而窃窃私语,时而又奔走嬉戏,好不热闹!眺望湖面

  • 圆满,永远是短暂的。等待,却是永恒的。

    人这一生,始终在扮演三个角色:归人、守望者、过客。拈花之间,不断转换着角色。你曾在月下守候过谁归来的哒哒马蹄声,你曾为了谁策马奔腾风尘仆仆,你又曾在谁的生命里匆匆而过?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我东曰归,我心西悲。制彼裳衣,勿士行枚。

  • 白落梅说,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久旱逢甘霖,久雨初霁,总是让人欣喜若狂,恰逢知己,恨不得掏心掏肺,诉尽平生不如意,以求灵魂上的共鸣。然而乐极生悲,再多的心怀互诉,惺惺相惜,不曾想重逢后终究要别离。别离,才是人一生永恒的主题。

    我们一直在告别,同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告别,同十年寒窗的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