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面对曾经健壮,于今渐渐老暮,或沦为子女赘负的父母——子女们该有着怎样的担承?

    近来频去内弟家,看望岳母。白日里,她老人家大多的时间都浅倚在沙发沿儿。低着头,佝偻着身子。偶尔的抬眼,费力的仰视。而更多的时候都是蜷缩着,俯首;闭眼,木然。莫名的苦痛——腰椎骨折、胯骨骨折及其它种种类类——在折磨着她老

  • 喜欢电影频道,又看了个日本电影《比海更深》。

    网上说,片名取自于邓丽君的日文情歌《别离的预感》;“比天更深,比海更蓝,我没有办法爱你更多”,且信吧!

    ——一个活了半辈子,失意多于得意的男人——他曲折的人生以及他所历历的糗事尽在其里了。

    筱田良多,四十左右。青年时期或者曾经辉煌,其小说获奖

  • 一,儿婚

    夜深了,节目亦当收尾了。

    主持人说,最后一个,几分钟,希望朋友们能提前组织一下语言,考虑好怎么说。好,这位朋友,你在么?

    哦!老师,是我么?(问话人说秦味京韵普通话)。

    主持人:是你!

    哦,老师,我是你的忠实听众。这些年一直在听你的节目,···,···。

    主持人:哦

  • 盛先生的花儿或者终究成为了一个梦——一个要在天国里才能圆的梦了。

    一个人青壮到老暮,或者成为一个痴呆人,年轻时刻骨铭心的记忆就成为朝思梦想的事了。

    以往的顾忌,这时间由于没人予以计较,或者说有人去计较又能怎么的!所以成为无所顾忌了。

    戏里的盛先生抑或即是如此,以至于将梦幻兑现于眼目前的这

  • 东京樱花或者终究是别与它地的——灿丽阳光下的明媚,以及春雨中的晶莹。

    铜锣之春——东瀛之国某个角隅的一爿小吃店,经营着一味甜品。些小的生意,围拢些些食客。在稀有关注的些些过往的景情中演绎着人生既通常又大义的故事。

    所谓铜锣烧,两爿饼夹着豆沙馅。其味儿作为点心,有人在意,有人散淡;可在做事认真

  • 夜话。一个女孩问询主持人。

    女孩:老师,我有个情感问题,想请教您!

    主持人:甭客气,你说吧!

    女孩:我谈了恋爱,准备最近要结婚了。

    主持人:那是好事么!我祝福你!

    女孩:可是!老师···,···。

    女孩似乎在踯躅、犹疑。

    主持人:怎么了!

    女孩:老师,我有些惶恐!{p

  • 夜话。一个闷闷的男声、

    主持人你好!我想咨询一个情感问题。

    主持人,你说。

    男人,我老婆可能出轨了。

    主持人,哦!你是什么时间知道的?

    男人,我是感觉出来的、

    主持人,什么感觉?

    男人,我老婆跟我的夫妻生活。

    主持人,还有呢?

    男人,对我冷淡

    主持人,哦!你以

  • 入伏,天时燥时湿时闷。

    这一日,早年与老王一起下岗的曾经的厂友,久未联络了,忽的来电话邀约进山。

    老王的厂友姓陶。老王前阵儿听人说老陶在学驾照,这会儿可就开上,并能带人出外玩了。

    老王的老婆闻说老陶叫一起去玩,甚是高兴。老婆说老王了,你看看人家老陶,可真是人老心不老了。人常说年过三十不学

  • 游历之中,年逾花甲的老友言及了他的父亲。眼角满是鱼尾纹的朋友的两眼里,便多了些许的雾气与水色来。

    朋友说,老父亲卧在病榻,将他唤与近前。再次说起他要入土归安的事了。

    老人说,他自我感觉大限在前,要儿子早作准备。

    朋友惴惴难安,一筹莫展。怎么办呢?思来想去,回到单位即刻便说与了领导,以期支

  • 随朋友下乡到伏牛山深处,我们一行人在村人带领下进一老户宅子。进院门看见了三老妪在晒太阳。看见有客人来,老妪们纷纷立起。闻说了大概渊源及端详,其中一老妪亦已依稀辩出朋友且唤出小名。于是,亲情便在院子里洋溢了。

    一霎间我想起一句老话来,只有乡党叫小名!此刻,竟神奇验证了。而呼唤小名则意味着亲情感情的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